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015 到黃海

“有十年了。從初中畢業我們就再也沒見過。”童兮兮似乎早就準備,溫婉一笑,舉起酒杯,灑然的道:“陸景,為十年之后的重逢干杯。”
  她和陸景是初中同學。剛才就已經認出來了,只是沒有打招呼。
  初中那時候的陸景小錯不斷、大錯不犯,天天琢磨著怎么討好當時身材出挑,走到哪里都光彩奪目的李菲菲。沒想到他現在已經成為和華的核心人物。身家應該上百億了吧!
  陸景笑著和童兮兮干了一杯。
  裴吳越好奇的道:“兮兮,我怎么都沒聽你說過?”
  唐詩經頗有興趣的看著童兮兮。童兮兮家境一般,畢業于燕大,能成為裴吳越正式承認的女朋友,頭腦和能力無容置疑。并且童兮兮為人處事很圓潤,她對童兮兮也沒有惡感。
  世家大族聯姻是有,但也不是沒有出身小門第的女子嫁入豪門。如果不是出現意外,裴吳越未來的妻子就該是她了。
  童兮兮看似天真爛漫的笑道:“我可不知道你們說的陸景就是他啊。他那會兒在初中成績糟糕的一塌糊涂。哪里能看出今天的成就。”她這番話半是敘舊半是恭維。
  裴吳越笑著點點頭,認可童兮兮的理由。陸景今天要來和他談合作,以童兮兮的性子自然不會舉動和陸景敘舊。當然,陸景提起來另當別論。
  有了陸景和童兮兮是同學這層關系,酒桌上的氣氛變得極為融洽。陸景和裴吳越合作的最大障礙不是如何分配雙方合作之后的利益,而是相互之間缺乏足夠的信任。
  高家能夠輕松的調動數十億美元的資金,與之齊名的裴家當然也能。但是,問題的關鍵就在于裴吳越和陸景從來就沒有合作過。有顧慮很正常。而且,裴吳越還需要說服家里人。如果與陸景的合作失敗,他的金字招牌就砸了。聲譽的建立比毀掉難上一萬倍。
  喝了一個小時的酒,合作事宜的方方面面也大致談的差不多,只等裴吳越最后的表態。陸景便起身去了衛生間。在洗手間外洗了手,陸景拍拍臉,在走廊上看著窗外的海景透口氣。
  這幾天忙碌的飛來飛去,他也沒什么怨言。人生就是一個又一個不斷沖刺的跑道,停下來就要接受不如人的現實。只是,今天遇到童兮兮心里有些感慨:每個女人都會嫁做他人婦。
  …
  …
  江南閣里,裴吳越笑道:“詩經,今天這可不是你的風格,怎么,查出一點他的底細來了?”他對陸景也不甚了解。童兮兮更是連陸景是京城里的世家子弟都不是很清楚。
  “我的風格是什么?”唐詩經反問一句,然后笑著道:“今天是你和陸景談合作,我還不夠份量來主持你們的合作。”
  “吳越,我去趟洗手間。”童兮兮柔聲道。柔柔弱弱的語氣,很有江南女子的婉約纏綿氣質。很難看出來她竟是京城人。
  裴吳越點點頭,沒有起身相陪。
  裴吳越給唐詩經添了紅酒。輕笑道:“詩經,你剛才話里有話啊!”
  唐詩經輕攏著耳邊的秀發,優雅的品著杯中的紅酒。這是1982年的拉菲,口味純正,精品中的精品。“吳越,我昨天晚上接到米奇的電話開始查陸景的背景,今天上午這件事就被徐伯伯知道。他讓我注意。”
  裴吳越臉上驟然一變。唐詩經說的很淡,他怎么會聽不出來注意是什么意思?一座800萬人口一年GDP達到3600億城市的市委副書記有什么樣的份量,他如何掂量不出來。
  沉默了好一會,裴吳越凝重的表情才慢慢的消失,輕聲道:“高家恐怕有麻煩了。你怎么看和陸景的合作?”
  前些時候他還和高修平一起喝過酒。這位高家內定的下一代繼承人對陸景的印象很不好。連徐副書記都如此慎重的提醒唐詩經不要招惹陸景,那高家和陸景對著干,未來恐怕會有些麻煩。
  六大世家可沒有同氣連枝的盟約。唐詩經粉潤的嘴唇輕輕的張合,抿著杯中的紅酒,扭頭看著窗外遼闊的讓人心曠神怡的海景,“我建議你和陸景合作。”
  “理由?”
  唐詩經回頭,挺拔酥胸曲線隨著她轉身的動作優美的讓她看起來就像是熟透的果子,“需要嗎?”
  裴吳越哈哈一笑,向唐詩經舉杯。確實不需要。在國內而言,資本最終需要屈從于權力。如果陸景背后的圈子能量很大,他就算做一筆虧損的買賣也無妨。未來的回報會很驚人。作為國內的基金之王,他一向不缺乏投資眼光。
  更何況,這筆交易未必就會虧損。
  …
  …
  陸景讀書那會兒童兮兮并不是那種小透明,倒不是說十三四歲的童兮兮有多么漂亮,而是她的成績很好。要不然,她大學也不會考上燕大。只不過陸景和童兮兮也沒有太多的接觸。成績倒數第幾名的人和前幾名的人想有太多的交集都難。一般都是仰視的角度。
  就在陸景的感嘆還沒消失時,背后就傳來童兮兮笑吟吟的聲音,“陸景,你真是了不起啊。有什么成功的秘訣和我這老同學分享的嗎?”
  陸景轉過身,見童兮兮正在站在他身后不遠處。
  童兮兮高挑而清瘦。北方大家閨秀的骨架加上南方小家碧玉的臉孔,雖然遠沒有到顛倒眾生的地步,但卻是氣質不俗,令人一眼難忘。挺出彩的婉約女人。
  童兮兮見陸景轉過身,就笑著走到他身邊站定。如果一開始就站到陸景身邊是極為不禮貌的。她一向注意這樣的禮儀細節。光有一副漂亮的臉蛋可吸引不住裴吳越。
  陸景道:“笨鳥先飛算不算?”
  “你這回答也太沒誠意了。”童兮兮笑了笑,干凈清澈的眸子看著陸景,輕聲道:“其實讀書那會我也看得出來你和李菲菲他們都不是平常人家的孩子。剛聽說你結婚了,是李菲菲嗎?”
  陸景笑得有點苦澀,但沒有太多遺憾,“不是。”
  童兮兮歉然的道:“對不起,提到你的傷心事了。”
  “沒什么。”陸景搖搖頭,道,“我倒是要恭喜你了,能讓裴吳越這樣的金融才子傾心。”
  能擄獲裴吳越這樣的千里馬,不驕傲就是矯情了。但是童兮兮這會卻沒有半點以往見到同學時的驕傲,而是晦澀的一笑,黯然道:“裴吳越年后就要和他家里指定的女人訂婚。”
  “….”陸景無奈的頓了頓,沉默了一會,道:“人生不如意者十有八-九。”
  “怎么十年之后見到你感覺你成熟了太多?這話可是四十歲男人的專利。”童兮兮沒有對陸景的話產生共鳴,輕輕的一笑,很清秀的模樣,“陸景,介不介意告訴我一點你的事情。”
  陸景心思何等靈敏,一聽就知道童兮兮在說什么,但是他既不想讓他的同學得到假信息,也不想吐露實情讓她借著他的信息獲取別人的歡心。“我家里有點人脈。”
  “哦。”童兮兮眼神里閃過一絲不滿,勉強的客套了幾句轉身離開。
  陸景察覺到童兮兮的內心變化。童兮兮能獲得裴吳越這樣豪富子弟的歡心,沒點心機手腕怕是不行。這世道,多好的孩子都得變了。陸景忽而有種抽煙的沖動。
  沒有責怪童兮兮的意思。只是,她這么功利的行事讓他心里不舒服。
  …
  …
  陸景回到房間后,裴吳越便表示雙方可以合作,他至少可以提供10億美元的資金支持陸景的收購。具體的細節由和華和裴家的家族企業康橋集團(Cambridge-company)進行商談。在之前,得等裴吳越說服他家里人。
  陸景點點頭,笑道:“這我理解。我們電話保持聯絡。”看裴吳越一副篤定的樣子,陸景就知道這筆資金算是到手了。截止目前,他一共募集到114億美元的資金。雖然大部分資金還沒有到位,并且已經花費了20億美元。但這足夠他收購現代汽車所用了。
  酒宴過后,陸景便和裴吳越握手道別,又和氣質冷艷的唐詩經,初中同學童兮兮點點頭,坐車離開。
  和熙的陽光照在深藍游艇俱樂部的花園門口送陸景離開的唐詩經、裴吳越、童兮兮身上。唐詩經聽童兮兮轉述了陸景的話,心里有些恍然:或許是陸家還有門生在政壇上活躍著。
  唐詩經的猜測幾乎有90的接近了真相。但是,政治本就云山霧罩,晦澀不明。唐詩經不是局內人,如何能真正的看透徹。她只是將陸家定性為京城中二流的世家。
  唐詩經很有興趣和陸景結交。她的交際圈子至少比身邊的裴吳越大上三倍有余。但是她知道主動送出的名片是沒有價值的。得讓人主動要的名片才有價值。
  她并沒有要陸景的號碼,也沒有給陸景她的號碼。相信有裴家的這次合作,她和陸景還有再次見面的機會。
  …
  …
  車內的景物向后飛退。陸景準備去一趟杭城再回香港。他要去杭城見見徐詠碧。
  迫于徐詠碧父親,建業市商行董事長徐懷觀的壓力,徐詠碧離開了江州前往香港加入天辰娛樂,從事天辰影視的電影后期美工制作。只是她的畫工雖然好,但仍需要雕琢。在香港呆了一段時間后又被調到杭城的橫溪影視城打磨美工制作技術。
  快到黃海機場時,陸景接到何路遙的電話。
  何路遙現在已經沒在江州幫李新寒照看王朝俱樂部,大部分時間都在賓州廝混。賓州市委書記的兒子在賓州混可是賓州第一衙內,日子不知道多滋潤。他在襄水設立了一家汽車配件廠,給昆成汽車供貨,每年少說有兩三百萬進賬。對陸景而言一年兩三百萬的收入很少,但對何路遙之前的狀態而言,一年兩三百萬的收入已經比他過去的年收入翻了兩三倍。而且,還是合法收入。
  何路遙的聲音戾氣十足,“景少,體育大學那對雙胞胎你還有印象吧?陳若曉、陳若夕今年在大學里分別談了男朋友。”
  他已經決定要給那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男生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瑪德,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只是,在動手之前要給陸景說一聲。
  陸景立時哭笑不得,笑罵道:“靠,你小子沒發燒吧?我跟陳若曉、陳若夕有屁的關系。難道我接觸過的漂亮女人都得是我的女人啊?行了,我不管你準備怎么搞,這件事到此為止。”
  江州體育大學的陳氏姐妹是何路遙介紹給他認識的。他要說沒動心過那太虛偽了。漂亮的雙胞胎美女可不常見,何況還是練藝術體操的大學生。但是,動心不代表要行動,更不代表動情。他并沒有束縛陳氏姐妹人生的想法。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