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014 對董晚瑤的安排

1月15日,陸景讓葉妍代他招待到香港來玩的李怡馨一行,然后帶著保鏢趙姿于上午飛往黃海。他的新助理還要一兩天才能完成招聘。
  宋雨綺已經從超過1000名求職者篩選出了30名優秀的職場精英,最后會留下3名合格的人選讓陸景親自面試。要物色到一位合適的助理需要花費一點時間。
  黃海。
  位于黃海市東面海濱處的深藍游艇俱樂部是黃海頂級的交際場所之一。這里會員的門檻極高,認卡不認人。
  曾經有位開著7系寶馬的富豪要進入深藍游艇俱樂部消費被阻,不忿的道:“我身家上千萬,進什么樣的俱樂部進不去?”結果,深藍游艇俱樂部的經理帶著他進去轉一圈。一個小時后,這名富豪一聲不吭的開著7系寶馬走了。
  后來,黃海的一些圈子里漸漸的有傳言深藍游艇俱樂部里面最低檔次的游艇都要500萬、每年的養護費四五十萬。身家幾千萬的富豪還真玩不起。
  裴吳越和陸景約在了深藍游艇俱樂部見面。精致典雅的房間里,透過藍色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遠處海天一色的美景。
  裴吳越身邊一名恬淡安詳地清秀女子輕聲道:“唐姐,陸景真的那么厲害?”
  氣質冷艷的唐詩經正優雅的喝著龍井,聞言微笑道:“兮兮,你要是了解到米奇的在普林斯頓大學里的輝煌事跡,你就知道能夠憑借著吳越一個電話就把他唬住的人能有多么厲害。”
  童兮兮溫婉的一笑,臉上有些追憶的神色。拿著茶杯安靜的品茶。她并不懷疑唐詩經的話.
  裴吳越看了看他的女友,嘴角勾起一縷溫柔的弧度。道:“詩經,陸景還有半個小時才到。你不如給我們說說這位米奇夏的事跡?”
  唐詩經身材修長,曼妙而性感。氣質冷艷,又有著大家閨秀的溫婉。是他們圈子里公認的第一美女。東南沿海幾座城市里都有她鐵桿的鉆石王老五粉絲,一副非她不娶地架勢。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把她的心摘下來。他有些好奇什么樣的男人能讓她偶爾惦記。
  唐詩經點點頭,微笑道:“米奇是普林斯頓大學誰都認識的人。他之所以出名,并不僅僅是因為他長的英俊。而是他在兩年之內修完了四年的課程,并且還經常參加課外活動。
  除了拿到經濟學學士的學位,他對心理學、邏輯學、數學、高爾夫均是高手。二十歲就成為普林斯頓大學大學最具影響力的學生團體三葉會的副主席。
  不要以為他有有顯赫的出身,或者父母像比爾蓋茨、巴菲特是社會精英人士。他父親只是一名普通的鋼鐵廠工程師。普林斯頓一位獲得諾貝爾獎提名的教授想要收他做關門弟子。普林斯頓追他的女生沒有一百也有五十。
  當所有人以為他將會成為普林斯頓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終身教授時。他放棄了進修碩士,而是加入摩根士丹利。并且現在成為摩根士丹利內部最具潛力的新星之一。
  他有望在五十歲進入摩根士丹利這家有著輝煌歷史投行的管理委員會,成為執掌這家投行的管理者之一。其實,我認為他成為全球的商業領袖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個評價就非常高了。
  裴吳越笑道:“詩經,這個評價太高了。按你的說法,那現在就能擊敗夏如龍的陸景到50歲的時候豈不是就厲害的沒譜了。”
  他也曾經試圖追求唐詩經。自然不會喜歡聽她沒口子的夸一個“香蕉人”。
  唐詩經輕輕的一笑,成熟的女人韻味就溢了出來,“我可沒說一定啊。再說,誰都有大意翻船的時候。”腦子里想起她打聽到的關于陸景的消息。陸景出人意料擊敗夏如龍。她怎么會沒有意識到情報出了問題。
  她用她的關系在京城里打聽了一圈,就得出陸景很厲害的結論。本能這沒什么。因為她已經體會到陸景怎么個厲害法。但是,今天在來深藍俱樂部的路上,她接到一位世交伯父的電話。他在黃海擔任市委副書記。
  “詩經,我聽說你在打聽陸景的消息?你和他…,沒什么吧?”
  “徐伯伯。我有一個朋友準備在今天和他見面談合作。”
  “合作?”電話里徐副書記明顯頓了一下,仿佛松了口氣。笑道:“合作好啊。詩經,陸景是市委沈書記的舊交。你要注意。就這樣吧。”
  唐詩經當時心里驚詫至極。市委副書記上午專門給她打來這么一個電話當然不僅僅是提醒她“要注意”。這其中警告的意味很明顯。歸納起來就是一句話:不要惹陸景。
  黃海是魯東重鎮。經濟、文化中心。副省級城市。歷界市委書記都是高配魯東省委副書記。如果陸景僅僅是市委沈書記的座上賓,又如何能讓徐伯伯這位實權正廳級大員如此謹慎呢?
  “陸景,你到底是什么來頭呢?”唐詩經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她今天陪著裴吳越來見陸景,只是想看看能唬住夏如龍的人到底是如何出色。現在心里卻謹慎小心起來。
  …
  …
  深藍俱樂部是遮掩在海濱樹蔭中的一大片花園式的精美建筑。占地足有三個足球場那么大。從空中鳥瞰的話,可以看到諸多游艇碼頭與花園式的建筑相連,蔚為壯觀。
  陸景的車于中午十二點十分抵達。在穿著高開叉旗袍高挑又美麗的服務員帶領下,陸景到了裴吳越所在的“江南閣”。
  陸景還沒有和裴吳越這位國內的基金之王見過面,但是這并不妨礙他認出江南閣里誰是裴吳越。因為此時江南閣里只有裴吳越一名男子。他帶著一副海派風格的圓框眼鏡,身上有著成熟男人的銳氣。
  裴吳越笑著和陸景握手。“陸先生,你好。”他打量著這位容貌普通卻氣度不凡的青年。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能料到試圖收購現代汽車的和華公司其核心人物會如此的年輕。
  “裴總,久仰大名。”陸景笑呵呵的裴吳越握手。寒暄幾句后。裴吳越介紹他身邊的童兮兮和唐詩經。一位是他的女友,一位是唐風集團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
  他固然是尊重中唐詩經,但是在給陸景做介紹時,當然是先介紹他的女友兼賢內助童兮兮。
  童兮兮對陸景露出一個清秀的笑容,眼神里有一抹異色閃過,便不再說話。她不會先于唐詩經和陸景寒暄。就像裴吳越叫唐詩經詩經,她卻是會小心翼翼的叫唐姐。講規矩,有些時候會讓她在裴吳越的圈子里走的更順。
  唐詩經優雅的伸出纖細精致的小手,微笑道:“陸少。你好。剛才吳越沒有介紹清楚。我是民盟魯東省委委員,黃海唐家的唐詩經。”
  裴吳越和童兮兮對視一眼,都是若有所思。看樣子,唐詩經知道一些他們不知道的東西。
  陸景微微一愣。黃海唐,建州裴、明州高都是高逸那幫子人自封的全國六大世家。陸景倒不是驚訝唐詩經出身于唐家,而是她在政治上的抱負。以女性的身份成為民盟的高層,這是在黨外另一條擴大影響力的路。
  這個女人很有些想法!
  陸景這一發愣,握住唐詩經手的時間就有點長了。唐詩經那看不出年紀的水靈臉龐浮現一抹淺淺淡淡清清戚戚的緋紅,一閃而逝。她不由的想起關于陸景的傳言。陸景是京城里有名的風流人物。
  見唐詩經臉上的紅暈一閃而過。陸景這時回過神,不可否認,唐詩經姿容絕佳,氣質冷艷。修長性感,是一位很能讓男人興起征服欲望的成熟美女。但是,陸景那會無聊到見第一面就故意吃她豆腐。當即點點頭。笑道:“唐小姐,你好。”
  說著話。不著痕跡的放開了唐詩經溫軟綿滑的小手,對裴吳越道:“裴總。我們是先談事情還是先吃飯?”
  裴吳越笑道:“當然是邊吃邊談。陸先生,請。”說著,邀請陸景到餐廳里入座。
  他愿意和陸景在黃海見面,實際上就是愿意和陸景談談。他倒不是以國內基金之王的身份和陸景談合作,而是以裴家二代領軍人物的身份和陸景談合作。
  深藍俱樂部的服務員很快上了酒菜。四人邊吃邊聊。
  唐詩經一改以往掌握談話節奏的習慣,沒有掌握酒桌上的話題,而是嫻雅的聆聽著。陸景和裴吳越相互試探著淺談了幾句,酒桌上的氣氛就逐漸的熱烈起來。
  陸景道:“裴總,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下的仁川制鐵,現代精工這幾家公司的負債率有點高。我準備先收購漢城那些銀行手中關于這些公司的債券,然后要求將債券兌現為其公司的股份,再和仁川制鐵,現代精工這幾家公司的小股東聯合,一舉獲得這幾家公司的控制權。裴總有沒有興趣投資金進來玩玩?”
  陸景說的輕描淡寫,但是裴吳越三人都知道所謂的“玩玩”是什么級別的資金數量。至少是20億美元之上。
  裴吳越喝了一口酒,沉吟了一會,笑道:“陸先生不怕我把你這個計劃給泄露出去?”
  陸景的坦誠讓他心里很舒服,但是他這類人永遠都不要被情緒所有才是最佳狀態。他有興趣參與現代汽車的收購,但是以何種方式參與獲得最大利益卻值得考究。
  陸景笑了笑,“我這個方案,鄭夢久未必就不知道。”聽得出裴吳越有些顧慮,陸景對一旁含笑不語的童兮兮道:“童兮兮,我們差不多有十年沒見了吧?”
  這句話讓裴吳越和唐詩經大吃一驚,都是詫異的看向一直沒怎么說話的童兮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