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12 談判(下)

五分鐘后。
  “你贏了。”夏如龍繃不住了,咬牙切齒的看著陸景,坐下來道,“我們接著談。”
  他看不出陸景的破綻,他更賭不起。
  不是他不敢把未來在摩根士丹利的大好前途壓上。他憑什么不敢?就憑著高智商和吸收知識的能力他能走到今天?知識學會了,要能用,會用才算是自己的。
  抓住人生機遇的時候,他從來都是敢賭的那一個。
  庸碌者一輩子都在自我意-淫著忍辱負重、圖謀大局、等待機會;卓越者看到機會就會一鳴驚人。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他沒有和陸景賭一把的籌碼。大通銀行的全稱是摩根大通銀行。不要以為美國的反托拉斯法多么厲害。這個稱呼就足以說明一切了。
  漢城那里大通銀行的亞太區總裁亞瑟-羅伊已經和鄭夢久見過面。摩根不需要他去漢城。
  如果能去漢城,他和鄭夢久合作,還能讓摩根士丹利在這次收購現代汽車的項目中有得賺,只是賺多賺少的問題。
  但是不能去漢城,意味著只要他和陸景談崩,這個項目就在他手中失敗了。這會葬送他整個職業經理人的生涯。就憑他現在摩根士丹利的地位、金融界的人脈,拉單出來干,折騰不起水花。
  他的人生不應該在十億美元之下。
  夏如龍即便是再敢賭,這種沒有一點勝算反而會輸得連褲子都沒有的賭局,他怎么堵?能堅持五分鐘。保持對陸景的壓力已經足以證明他非凡的能力了。
  “好。”陸景也坐了下來,臉上看不出一點異常。
  由于陸景已經將談判的焦點定了框架。接下來的協議細節在2個小時之內便談好。
  摩根士丹利借貸40億美元給和華,和華收購現代汽車成功之后。將會以等值的現代汽車股份償還這筆貸款。摩根士丹利擁有這部分股權的所有權,表決權歸和華。股票鎖定期為半年。
  如果和華不能在一年之內將鄭夢先送上現代汽車董事長的寶座,就算收購失敗。那么,和華需要總計賠付60億美元給摩根士丹利。優先以現代汽車的股份抵押支付。
  …
  就像陸景給唐雨瑤說的:每一棟金碧輝煌的摩天大樓中都在上演著勾心斗角的故事。陸景和夏如龍的較量激烈而短暫,旁觀的也就四個人。一切仿佛平靜的就像深水潭下看不見的渦流。
  但是,這次見面達成的協議對漢城局勢的影響很快就會體現。
  陸景、宋雨綺、江祺廣三人坐車返回和華總部世運大廈。這只是草簽的框架性協議。要形成嚴謹的法律條文合同文本還需要宋雨綺、江祺廣帶著和華的團隊和摩根士丹利繼續洽談。
  車內,宋雨綺疲倦的靠在陸景的肩頭,輕聲問道:“陸景,裴吳越答應調集多少資金給你?”這場談判耗盡了她的心力和體力。
  陸景古怪的笑一笑。輕輕的道:“你覺得我十分鐘就可以敲定數十億美元的投資意向?”
  “啊…”宋雨綺猛的坐直身-體,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她想到了一種可能。
  陸景點點頭,聲音平淡的道:“裴吳越只是答應同我見面。他邀請我明天下午在黃海見面。”
  “你…”宋雨綺不知道說什么好了,感嘆道:“真是瘋狂!”陸景剛才居然是在詐唬夏如龍。
  他一分錢都沒有拿到手卻擺出一副強硬的姿態,給人的感覺是他十分鐘就搞定了近20億美元的投資。瘋狂的賭博。要是萬一輸了怎么辦啊?
  漢城那里的數十億美元要大幅虧損,而且心藍姐還把莫氏集團的業務給賣了一小半。如果夏如龍剛才沒答應接著談,那后果就太嚴重了。
  宋雨綺現在想想就覺得后怕。
  陸景咧嘴一笑,握住宋雨綺的手往他羊毛衫里塞。
  “干什么啊?”宋雨綺嫵媚的嬌嗔,她還以為陸景要調-戲她。正思考著怎么樣才能不讓前面的趙姿發現。手摸到陸景背上的保暖內衣全部濕透,一手的冷汗。
  宋雨綺一下子愣住。
  “你以為我不緊張?”陸景疲倦的笑了笑,從衣兜里摸出煙,“我跟夏如龍沒有只有一次接觸。這是各方面都很優秀的一個人。我發現他很擅長心理戰。但是心理戰這玩意兒: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我賭了一把,成功了。”
  宋雨綺眼圈有些發紅。憐惜的抱緊陸景,“陸景…”
  今天先抑后揚的談判進程是陸景精心策劃的。她全程參與。裴吳越的來電是點睛之筆。但是,她沒料到陸景沒有裴吳越達成協議居然還敢詐唬夏如龍。
  陸景固然是通過細節分析把握到夏如龍的缺點。硬生生的頂了夏如龍五分鐘,但是這其中的難度依舊很大。一般人恐怕會在夏如龍充滿壓迫的眼神中露餡。
  她人生最堅實的依靠,這個二十五歲的男人并不是每次都勝券在握。要去拼,要去賭,他也會緊張、害怕。突然的,她心里想要對他更好一些。
  陸景沒到點煙,輕輕的拍了拍宋雨綺的翹臀,低頭和宋雨綺對視了一眼,繼而都笑起來。笑的很痛快。陸景的笑聲還有些大。
  他們贏了,不是嗎?
  …
  半島酒店的總統套房里,夏如龍倒了一杯紅酒,默默的看著窗外的夜色。
  陸景在手里握有資金的情況下依舊肯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夏如龍還不知道真實的情況),說明他其實沒有撕破臉的打算,可惜他直到現在才明白。
  而他提出的贖回條件都是關于現代汽車的股份,想必陸景已經看出了一些端倪:摩根士丹利作為投行。對現代汽車這種實體經濟的企業股份感興趣本身就不正常,結合今天達成的協議條款。細細的琢磨一下就知道有貓膩。
  唐詩經給他說陸景是京城里紈绔子弟中的大紈绔,深碼頭。京城世家子弟中混日子的。不管對陸景的感官如何,提起陸二哥的大名都是肅然起敬。
  一個紈绔子弟不值得他看得太重。他認為陸景只是靠父輩余蔭混起了偌大的家當。朋友圈子里不是有人說陸景是和華的少帥嗎?現在看來,錯的離譜。
  夏如龍沉吟了一會,撥了關詩經的電話,“詩經,陸景這個人不簡單啊….”
  夏如龍還不知道陸景下午的時候是在詐唬他,否則他對陸景的評價還會再高一層。
  電話里唐詩經明顯愣了愣,溫婉清涼的嗓音響起,不疾不徐的道:“怎么說?”
  夏如龍對唐詩經也沒什么隱瞞。唐詩經會為他保密。他把下午談判的經過說了一遍,嘆道:“這是個厲害的人物啊!不知道陸景從哪里找來的新資金。詩經,你能不能幫我打聽下?”
  他可以猜得到陸景下午接到的那個電話肯定是新資金的電話。
  唐詩經心里一磕磣。下午?不會是裴吳越給陸景的那個電話吧?裴吳越只是答應和陸景見面而已啊!
  結束了和夏如龍的通話,唐詩經滿腹疑竇的開始打電話。
  一個小時后,唐詩經隱約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心里嘆了口氣,撥了裴吳越的電話,“吳越,明天你和陸景約在哪里見面。我過去合適吧?”
  …
  與和華的談判結束后,吃過晚餐,瑪麗-拉姆便回了她在香港的公寓。今天糟糕透頂的談判經歷讓她心里極為不爽。
  坐到窗戶邊的書桌處,瑪麗-拉姆打開臺燈。明亮的燈光照射在厚厚的酒紅窗帷上,將冬夜里點綴的溫馨。她又翻箱倒柜的翻出一瓶藍色的藥丸放到手邊的水杯中。然后撥了摩根士丹利總部一個好友的電話。
  “露絲,你知道嗎?米奇-夏徒有虛名。今天他被香港一家企業的負責人吃得死死。妥協得不能再妥協,被人牽著鼻子走。簡直是無能之輩…”
  瑪麗-拉姆一邊喝著兌了毒-品的水,一邊神經興奮的給好友抱怨著她的遭遇。她根本就不知道夏如龍的秘密使命是什么。她只知道,她在談判中唱白臉的表現沒有收到應有的效果,反而收獲了一肚子的氣。
  夏如龍自然不知道瑪麗-拉姆是怎么詆毀他的。
  一個月后,關于夏如龍能力不行的流言在紐約摩根士丹利總部悄然流傳著。
  …
  夜晚八點許,董晚瑤在家里吃過晚飯,心情不錯的哼著歌,拿了車鑰匙就準備離開。陸景明天又要離開香港去黃海,約了她今天晚上見面談她的人生規劃。
  “晚瑤,這么晚還要出去?”坐在別墅一樓客廳里和妻子喝茶的董坤明問道。
  “爸,媽,寇小蠻約我泡吧呢。”董晚瑤把她在香港的死黨拉出來當擋箭牌,揮揮手,瀟灑的走了出去。
  “誒---。”董坤明還想再說董晚瑤幾句,晚上泡吧對身-體不好,結果女兒已經去了車庫,片刻后就聽到轎車發動的聲音。
  董坤明只得嘆口氣。晚瑤打小獨-立性就很強。前些年還一個人跑到歐洲去旅游了一年。他一度把女兒的婚姻當做籌碼來換取他在董家的前程,雖然他并不覺得錯了,但是心里知道委實虧欠她很多。現在基本都不會反對她的意見。
  董晚瑤一路駕車到香港山頂1008號別墅,將車停到別墅的停車坪,和迎出來的別墅傭人羅媽說了幾句話,然后上了二樓,邊走邊給陸景打電話,“哥,我來了,你在哪里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