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11 談判(上)

香港,半島酒店。
  唇槍舌劍的爭論從上午到了下午。中間,六人只是吃午飯休息了一個小時。時間不等人,必須要盡快達成協議,但是雙方還有諸多不能統一的意見。
  第一,夏如龍想要陸景拿和華的股份質押5o億美元的資金。這一點陸景不同意。他不是賭徒。和華是和華系的核心公司,怎么可能讓摩根士丹利入股。就算是質押也不行。
  質押的標的物是雙方談判的焦點。
  第二,借貸資金數額直接與鄭夢先在多長的時間內當選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直接掛鉤。摩根士丹利愿意提供5o億美元給和華用于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半年內和華所支持的鄭夢先要當上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陸景自然是希望資金越多越好,但是要冒的風險也很大。時間期限是談判的焦點。
  第三,如果和華收購現代汽車成功,和華需要支付以何種方式支付高額利潤給摩根士丹利。如果收購失敗,和華又將以何種方式賠償摩根士丹利的損失。收購成功的標準自然是鄭夢先當選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執掌現代汽車的大權。
  摩根士丹利是投行,不是慈善基金,他們的每一筆投資都需要收到足夠高額的回報。記住,是高額回報。賺取借貸利息那么一點利潤。那是商業銀行干的事情。
  因而,要這達成一份可以讓雙方都能接受的對賭協議不是那么容易。
  陸景只是在談判開始和夏如龍說了幾句話,然后就一直沒怎么說話,在在關鍵時候表一下態,仿佛在等待什么。
  瑪麗-拉姆很不滿陸景消極談判的態度,娃娃臉沉下來,盯著陸景的眼睛,咄咄**人的道:“陸先生,既然你想要和摩根士丹利合作,就要拿出誠意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們怎么合作?”
  陸景瞇了瞇眼睛。
  江祺廣眉頭一挑,插話道:“拉姆女士,難道大摩要和華的控制權,我們也要給嗎?”
  雖然談判中素來是一些人唱白臉,一些人唱紅臉,但是。這名妖艷的金發女郎態度實在太過分了。
  夏如龍喝著礦泉水,道:“江經理想多了,我們只是要合適的回報才會借貸給和華…”
  這時,陸景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從衣兜里拿出手機,看看號碼,嘴角翹了起來。歉然的道:“各位,抱歉,我接一個電話。”電話是裴吳越打來的。
  “哼。基本的禮儀都不講。”看著陸景出去,瑪麗-拉姆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憤然的站了起來走到會議室窗邊。沉沉的黑色軟椅在地板上劃出長痕,發出刺耳的聲音。
  夏如龍沉默的合上的面前的文件,表示他的不滿。陸景在談判的時候接電話實在太不尊重他們這些談判對手了。不過。陸景都已經出去了,他不屑于做出發怒的姿態。
  江祺廣有些詫異的看向宋雨綺。陸景突然起身接電話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這種等級的談判,電話一般都是放在助理那兒的,這是商業談判的基本禮儀。
  集團公司的負責人誰不是日理萬機,要是在談判的時候分別去接電話這就沒法談了。
  宋雨綺微笑著點頭,沉穩的道:“江經理,不要著急。”這是陸景等了很久的一個電話。說著,又微笑著從談判桌對面的兩人致意。
  夏如龍心里突然浮起一陣狐疑。難道陸景不懼怕談崩了之后他飛往漢城嗎?
  十分鐘后。陸景微笑著走會議室,“各位,剛才很抱歉,我們接著談。”
  瑪麗-拉姆在窗邊抱著手臂冷哼道:“陸先生,你連最基本的商務禮儀都不遵守,如此沒有誠意,我們還是不要談了。”
  陸景沒理這個傲慢的女人。而是看向夏如龍,瞇著眼睛緩緩的道:“夏經理,這是你的意思?好,不談也行。雨綺。老江,我們走。”
  “陸先生,稍等。我們接著談。”夏如龍縱然知道陸景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也只得攔住他。他和陸景根本就沒辦法撕破臉皮。說著,咳嗽一聲道:“瑪麗,我們繼續。”
  瑪麗-拉姆也沒有和夏如龍玩個性,走回到會議桌邊坐下。她發火本就是半真半假,是要給陸景以強大的壓力。
  雙方又重新坐下來。瑪麗-拉姆剛開口說了幾句,陸景就打斷她的話,“拉姆小姐,如果你沒有決斷權,就免開尊口。從上午到現在,五個小時已經過去,你的理由我已經聽得耳朵起繭。我能理解你英語詞匯量不足的原因,但是請不要浪費我們大家的時間。”
  他心眼很小的。
  瑪麗-拉姆一口氣給憋的。她確實沒有決斷權。本來就是白人,一張臉硬生生的給陸景幾句話堵成了猴**臉。什么叫英語詞匯量不足,混蛋,我在香港生活了四年,我哪里詞匯量不足了?
  宋雨綺就知道陸景是故意的。她當然不會去給瑪麗-拉姆解圍,指責陸景和指責她有什么區別?宋雨綺掩嘴嬌笑,配合著陸景制造“嘲諷”的音效。
  宋雨綺不是那種絕美的東方美人,但是靚麗修長的她笑起來絕對不難看。夏如龍有點哭笑不得。他第一次見到**oss這么沒有紳士風度的,居然會和瑪麗-拉姆這個豐乳肥臀的金發美人爭鋒相對。
  “看來剛才給陸先生打電話的人很了不起。我想想聽聽陸先生的高見!”夏如龍幫瑪麗-拉姆解了圍,微抬下顎說道。因為陸景在之前的話非常少,他邏輯學課程拿到滿分的口才沒有發揮的余地。一直都是有瑪麗-拉姆和另外一名助手和和華方面談判。
  “一個朋友的電話。”陸景輕描淡寫的帶過,沉聲道:“夏經理,經過五個小時的商談和切磋,我們的分歧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我們一條條的說。質押的標的物,我準備用3o億美元等值的現代汽車股份質押,大摩擁有這部分股權的所有權,但是在五年之內,這部分股權的表決權歸和華。夏經理覺得如何?”
  夏如龍心里越發的狐疑,詫異的道:“3o億美元?”
  “不錯。”陸景點點頭。“我只要大摩3o億美元的資金,保證鄭夢先在一年之內當上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瑪麗-拉姆給陸景嗆了幾句,這時搶話道:“和華手中根本沒有3o億美元價值的現代汽車股份,怎么質押給我們?”
  夏如龍看了陸景一眼。
  陸景哂笑道:“夏經理前些天見到我還說摩根士丹利認為現代汽車的股票很有投資價值。希望在收購完成后和華可以還給等值的現代汽車股份。夏經理改變主意了?”
  倒不是說談判中不能改變主意,而是改變主意只能降低說話的份量。
  夏如龍沒有回答,沉吟了一會,道:“陸先生請繼續。”
  用資金來換取現代汽車的股權是他的最低底線。這是因為委托摩根士丹利的客戶要求盡可能多的拿到現代汽車的股權。
  最好的想法當然是能夠同時換取和華的股權。摩根士丹利對投資繼而影響、控制和華這類新興企業很有興趣。
  陸景剛才已經說了他對前面兩個分歧點的態度。這時接著道:“如果和華收購現代汽車成功,質押股權的鎖定期可以減少到三年。如果不成功,我將總計賠償4o億美元給摩根士丹利。”
  夏如龍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強,沉思了約五分鐘,道:“陸先生,我認為…”
  陸景擺擺手。強勢的道:“夏經理,這是我的最終決定。如果你的意見超出了這個框架就沒必要說出來。你可以收拾行李去漢城了。”
  這是一幅談不攏就一拍兩散的態度。
  陸景強勢讓夏如龍大怒,眼神如刀的盯著陸景,一字字的道:“陸先生,你確定?”
  陸景沒有絲毫遲疑,針鋒相對的看著夏如龍,篤定的道:“我確定。夏經理。世界上不是只有摩根士丹利有美金。我已經找到了新的資金。”
  夏如龍眼神里有火星子冒出,死死的看著陸景。心理學上,當一個人說謊的時候,面對眼神的壓迫會有下意識避開的舉動。就算受過專門的訓練,眼睛依舊是心靈的窗口。他對心理學有所涉獵,想要看出端倪。
  陸景一步不退,眼睛微微瞇著,有冷意蹦出。
  兩個男人就這么對視著。沒有一點《唐伯虎點秋香》里的唐伯虎和對穿腸對視的那種搞笑感。而是空中有金戈鐵馬的殺伐之聲。
  這關系到3o億美元甚至更多的投資。衍生開來。陸景和夏如龍的決斷關系著數十人、企業、集團的前途、命運。
  這是一場較量,是一場心理戰。
  就像夏如龍和陸景見過一面之后去黃海玩的心理戰。
  現代文明社會,很難想象兩個商界精英會當眾打起來。但是,這并不是說商界精英之間就沒辦法較量。智慧的較量往往比武力的較量更殘酷。
  陸景和夏如龍此時的較量便是如此。
  一拍兩散的后果是什么,陸景和夏如龍都清楚。
  夏如龍將會失去在摩根士丹利內部花費數十年時間營造“無往不利”的精英形象。當然,未必日后沒有補救的機會。
  陸景目前投資在現代汽車股份上數十億美元將會虧損嚴重。但是,未必補救不過來。夏如龍去漢城和鄭夢久談判然后調撥資金給鄭夢久需要時間。假設陸景在此時就已經拿到新的資金。聯合三星發動收購,最終鹿死誰手,尚為可知。
  賭!陸景和夏如龍都在賭對方不敢真正的撕破臉皮。
  看似皮球被踢到了夏如龍腳下,但是。陸景并不一定占據主動。畢竟誰都可以先開口說話。
  宋雨綺看著斗雞似的兩人,手心里浸出了汗。她不知道陸景在剛才的電話中和裴吳越談的如何:裴吳越到底有沒有許諾調集裴家的資金參與進來?三五中文網www.booksrc.net高速更新!
  [記住網址www.booksrc.net三五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