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10 唐詩經

陸景接到李怡馨電話的時候正在去半島酒店的路上。經過曾明經的轉達,夏如龍約了他在半島酒店正式商談合作事宜。
  “誰的電話啊?”宋雨綺微笑著問道。她今天穿著黑色的高腰彈力褲,棗紅色的羊絨衫,搭配著一件百搭的小香風淺色秋冬款西裝外套,一身靚麗的辦公室女郎打扮。
  陸景將手機放在外套的口袋里,摟著宋雨綺的細腰道:“李怡馨的電話。她提醒我根據三星的戰略部門測算,如果一周之內,我們還不能完成募集資金和三星同步收購仁川制鐵、現代精工這幾家公司的債務公司,現代起亞旗下的幾家公司債務將會降至合理的水平,收購難度會成倍的增加。機會稍縱即逝。”
  “哦?”宋雨綺有些奇怪,輕輕的笑了笑,沒說話。
  陸景道:“怎么,想說她不是花瓶?”
  宋雨綺噗嗤嬌笑,靠在陸景的肩頭道:“這都被你看出來了啊?”開車的是陸景的冷面保鏢趙姿,和陸景稍微親昵的一點動作不用避開她。
  聞著宋雨綺身上天生的馥郁香氣,陸景得意的笑道:“以我們倆的關系,看出來有什么稀奇啊?出生在三星那樣的豪門里面,李怡馨想當花瓶都是一種奢侈。”
  越是豪門子弟所需要學習的東西就越多。李怡馨自小受到什么樣的教育和培育可想而知,她可是未來有望成為三星的繼承人。
  宋雨綺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道:“你還有心思說笑啊,這個夏如龍不好對付。江祺廣就建議我們不應該按照夏如龍的要求去半島酒店和他談判。”
  景華的高級主管,今天的談判三人組之一,談判專家江祺廣便在后面的奔馳商務車中。
  陸景笑了笑,也不解釋,只是沉聲道:“今天和夏如龍的談判不容有失。”
  …
  …
  同一時間,半島酒店的豪華套房內,夏如龍正拿著一杯紅酒小口的抿著。
  他一貫認為在重量級的談判之前要讓大腦皮層活躍起來。華爾街最優秀的交易員通常采取的是吸-毒,找女人來刺激交易的靈感。他對毒-品無愛,在女人方面也很克制。男人如果把精力發泄在女人的肚皮上成就肯定有限。酒精的刺激對他來說恰到好處。
  “咯吱”一聲。一名站在娃娃臉的高挑金發美女帶著精致的ESSILOR金絲眼鏡,穿著黑色的職業裝推開虛掩的房門進來,“米奇,時間到了。我們需要動身去小會議室。”
  夏如龍是一個人到香港,但是摩根士丹利在亞太區的人才很多。他很輕松的就找到兩名助手。眼前這位就算是穿著稍厚的秋冬裝還顯得身材前凸后翹的金發女郎便是其中之一。
  摩根士丹利05號基金的管理者,亞太區執行董事,瑪麗-拉姆。三十歲,畢業于德國慕尼黑大學。05號基金在2001年排在亞太區最受歡迎的基金中第九名。
  “行,走吧。”夏如龍將手里波爾多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拿起落地衣架上的黑色阿瑪尼外套跟著瑪麗-拉姆往電梯口走去。半島酒店提供的小會議室在樓下。
  棕色的地毯上瑪麗-拉姆的高跟鞋聲音極輕,她輕扭著豐臀回頭媚笑道:“米奇,我聽說你談判之前喜歡喝酒沒想到是真的,這次對談判對你很重要?”
  四大投行之一的摩根士丹利是全球金融精英薈萃的地方。但即便是這樣,米奇-夏在摩根士丹利內部依舊是屬于耀眼的新星。他只用了十年的時間就成為摩根士丹利直接投資部高級經理,業績極佳。據說他進兩年有望成為總部直接投資部副總裁。四十歲不到的副總裁,這在摩根士丹利內部何其的耀眼,前途一片大好。夏如龍很有可能在五十歲的時候進入摩根士丹利的最高決策機構——摩根士丹利管理委員會。公司一度有傳聞他是公司主席布倫特-馬南的私生子。
  夏如龍肯定的道:“很重要。”
  所以他一接到曾明經的電話就放棄了在黃海和昔日普林斯頓大學女神獨處的愜意返回了香港。心理戰要玩,但是玩脫線就不行了。
  瑪麗-拉姆笑吟吟的道:“可惜你的對手似乎很弱,不值得你這么重視。”將談判地點定在半島酒店本身就是開局的勝利。
  夏如龍笑的有點嚴肅,“瑪麗,獅子搏兔要用全力。我不會輕視任何人。”
  瑪麗-拉姆笑臉一變,換了職業式的微笑,認真的道:“我明白。”
  夏如龍微微一笑,這個女人心里怎么想的誰知道。他只要她配合他的談判就行。
  …
  …
  按照談判對等的原則,陸景一方談判的代表是三人,夏如龍也是三個人。夏如龍這方的第三人是一名日裔美國人。六個人在會議室里寒暄一陣坐定后,夏如龍雙手平放在桌面上,開門見山的道:“陸先生對我上次的提議有什么修改的建議嗎?”
  江祺廣不動神色的翻了翻面前的資料,很快就下了定論,這是一個侵略性很強的人。
  陸景笑了笑,淡淡的道:“和華不可能做到對現代汽車控股,這一點夏經理心里清楚。”
  為什么亞太的資本會想著掀翻鄭夢久在現代汽車的“統治”?就是因為鄭夢久不可能容忍外人染指現代汽車。亞太的資本力量想要獲取現代汽車的行政權力,就不需要一個強勢的人物擔任現代汽車的董事長。
  這是這場收購戰幾乎一邊倒的原因。是眾多大鱷們潛在的共識之一。
  守勢。瑪麗-拉姆略微有些奇怪。按理說陸景這個年紀的人物根本就不應該是這樣的狀態。年輕的富豪、公子哥通常都是飛揚跋扈的代名詞。
  夏如龍似乎早知道陸景會這么回答,自信的道:“那把借款的條件換成一年之內鄭夢先成為現代汽車的會長。”
  陸景點點頭,言簡意賅的道:“可以。”這次和夏如龍談判的玄妙就在于雙方需要盡快達成一個合作協議。
  第一,和華需要資金。現代汽車的資產在200億美元上下,再加上股權的溢價,和華要占據主動權,募集的資金越多越好。目前陸景只募集到64億美元,其中還有30億美元沒有到賬。而留給和華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第二,摩根士丹利明顯判斷出了和華與三星即將開始的動作。他們內部的評估應該是確定與和華合作可以在此次收購中得到最大的利益。對大摩這樣在資本市場呼風喚雨的投行而言,當然是追求利益最大化。
  第三,談不攏的后果是摩根士丹利會轉而支持鄭夢久或者鄭夢奎來獲利。和華和三星花費在股權收購上的數十億美元都要打水漂。但是,具體到夏如龍而言,陸景估計他也承擔不起失敗的后果。夏如龍是職業經理人,不是摩根士丹利的股東。談失敗一個項目,沒有給股東帶來最大的利潤的夏如龍只會留下他不是最優秀人才的印象。這個損失,還要在職場上打拼的夏如龍承擔不起。
  夏如龍扭頭看向身邊的瑪麗-拉姆。瑪麗-拉姆會意的道:“陸先生,提供50億美元給和華的資金,我們希望換取和華的股權作為抵押。我們可以商談贖回的條款。”
  陸景嘴角抽動了一下。
  宋雨綺的臉色微微一變,按照陸景的分析摩根士丹利的目標是在現代汽車的股權收購中牟利,沒想到他們竟然把主意打到和華的身上來了。
  …
  …
  黃海。深藍游艇俱樂部里。唐詩經正在款待一名英俊的男子。典雅的房間里,一壺老酒,幾個清淡的小菜。
  穿著典雅青花旗袍顯得身姿曼妙的唐詩經讓這間包廂的檔次至少上升兩個臺階。
  唐詩經身邊的朋友自然沒有一個是被她視作廢物的存在。她周圍圍繞著精英男女和各個領域出類拔萃的同齡人。
  坐在唐詩經對面的男子即便刻意戴上副海派風格的圓框眼鏡,也遮不住這個年輕卻姿態成熟男人的銳氣。國內的基金之王,裴吳越。
  見裴吳越一副耐心喝酒的樣子,唐詩經微笑道:“怎么,坐立不安呢!難道是飯菜不合你口味?”
  裴吳越笑著搖搖頭,問道:“橫波沒在黃海?”崔橫波一向是唐詩經的小尾巴。
  “在黃海。”唐詩經笑吟吟的道:“但是,她不想見你。原因你知道。”崔橫波今年春節過后便要和裴吳越訂婚。但是她不愿意。近二十年都當成哥哥的男人突然要變成丈夫,這個彎可不好轉。
  裴吳越苦笑,“詩經,你知道這不是我的錯。我還在發愁怎么給兮兮解釋呢。”
  唐詩經輕輕的抿著酒。每一個層次人都有不同的煩惱。“到黃海來見我有什么事?”
  裴吳越道:“就不能是來專門看看你?”
  唐詩經是他們這個圈子里公認的第一美女。三十才出頭的女人,比二十歲的女人多一份成熟嫵媚,比四十歲的女人一份精致耐看,正是一個女人風韻最足的時候。
  唐詩經笑道:“雖然你長的也算對得起觀眾,可惜我沒有老牛啃嫩草的習慣。好了,說正事吧。”
  掌握談話節奏是唐詩經的習慣,裴吳越早就習慣,基金之王的鋒芒也收斂。他和唐詩經喝了一杯,慢慢的道:“和華的陸景要和我見面,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唐詩經眉頭微微一挑,沉吟起來。近來這位京城公子哥的名字在她的耳邊被提的多了起來。這代表著他開始冒頭了。
  一個小時后,從深藍游艇俱樂部里出來的裴吳越給陸景打了一個電話。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