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9 解開心思

香港半島酒店是夏如龍鐘愛的酒店。他每次來香港出差都會入住這家全球十大知名酒店,有“遠東貴婦”稱號的酒店,感受其中的人文氣息和獨特的魅力。
  下午時分,夏如龍在半島酒店的大廳用下午茶招待來看他的曾明經。
  “不在香港?”夏如龍品了品紅茶,玩味的笑了笑。
  曾明經點點頭。他上午給陸景打過電話,陸景去了建業。“米奇,這對你的事情沒什么影響吧?”
  他這么著緊,是因為總部吩咐下來讓他配合好夏如龍。作為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副總裁他自然要盡心盡力。
  夏如龍笑道:“老曾,不要拐彎抹角的套我的口風了。總部在下一盤大棋。陸景這套欲擒故縱的手法并不高明。既然他都不急,那我也離開香港玩幾天得了。”
  他和曾明經之前有過幾次合作。和曾明經的關系很不錯。
  曾明經一愣,笑著搖頭,嘆道:“還是年輕好啊。我已經過了玩心跳的年紀了。”
  夏如龍和陸景的交鋒純屬是玩心跳。不說陸景急需摩根士丹利的資金,夏如龍要是沒拿到和陸景的合作協議,恐怕一樣要受到總部的懲罰。否則的話,夏如龍不會一早就給他打電話希望他繼續和陸景保持接觸。
  陸景未必就沒有猜的這一點。
  兩人現在就在比誰先繃不住。繃不住的人,在談判中心理就會處在下風。
  夏如龍自信的一笑,“老曾。我不比你。你現在是老婆孩子熱炕頭,我想在四十歲的時候成為摩根士丹利的執行副總裁。現在不博什么時候博一把呢?”
  曾明經微微一笑,拿起精巧的白瓷杯示意道:“米奇。祝你成功!”
  “借你吉言了。”夏如龍笑了起來。和曾明經聊了一個多小時候后,夏如龍撥了黃海一位朋友的電話。他是普林斯頓大學的天之驕子,到哪里會沒有幾個校友?
  …
  黃海。
  這座魯東省的經濟中心城市每天都在上演著各種傳奇故事。有人一飛沖天,成為權貴的座上客。有人變得一文不名,死無葬身之地。在這座城市里,失敗的青年才俊遠比春風得意的人多。成功者永遠是少數。而留下傳奇故事的更是少數中的少數。
  唐詩經便是屬于這一類翹楚人物。在黃海800萬人中能和她相提并論的也就只有那么兩三位出類拔萃的人物。
  畢業于普林斯頓大學的唐詩經今年三十一歲,在黃海排名第二的民營企業唐風集團擔任人力資源部副總經理。并非這個頭銜多么有價值,而是因為她姓唐,唐風集團的唐。黃海唐的唐。在黃海幾個頗有能量的圈子里,唐家六小姐的名頭可謂如雷貫耳。
  富二代、官-二代不都是坑爹的貨色,偶爾也會冒出幾個潛力無限的人物。家世也不一定都是累贅,也會是助力。唐詩經將她與生俱來的優勢與智商結合發便脫穎而出。
  這是一個可以上午和兩名商界精英談論美國經濟復蘇話題,下午可以跟某個二世祖陪著長輩們一起玩高爾夫,晚上能和某位退居二線仍舊能量不小的老頭子下棋、談顏真卿、柳公權的美人兒。
  曾經有位和唐詩經接觸過的青年才俊,心里揣著追求的意思還沒表面就敗退的人物嘆道:智商低于那些能考進中科班的人,不要想著讓唐詩經倒一杯茶。
  黃海,香樟樹。
  香樟樹餐廳是黃海最有名的私房菜菜廳。地道的黃海菜。包廂里,唐詩經正微笑著給一名男子倒茶,很淺的笑容,帶著她一貫的冷艷。很有醉人的女人味,仿佛一杯美酒在自然的散發著芬香。她的聲音很溫婉,帶一點落雪般浸潤的清涼。“米奇,你怎么突然來黃海看我?”
  “我在香港談一筆生意。有人和我玩個性。我陪他玩玩。先到你這兒來玩幾天。”夏如龍笑著說了一句,拿起茶杯。輕抿了一口,陶醉的道:“每次想到是我們普林斯頓大學的女神在親自給我倒茶,就算是普通的鐵觀音也舉得香怡可口。”
  唐詩經微微一笑,“米奇,我承認你很聰明,博覽群書,但是你手中的茶其實是一杯特二級龍井。”
  “what?”夏如龍郁悶的看了一會手中的古樸樣式的茶杯,嘆道:“詩經,我又被你給耍了。”
  唐詩經掩嘴輕輕的笑起來,大家閨秀般的笑容。
  夏如龍漢語說的字正腔圓,每次都想在她面前冒充中國通,實際上根本就沒摸到中國文化的門。連鐵觀音和龍井都分不出來。這什么水平可想而知。這么一想,錯過夏如龍這樣優秀的男人就算有遺憾也不是很大。
  香樟樹的老板娘是一名徐娘半老的中年女子,端菜進來的時候和唐詩經打了一個招呼,又對夏如龍笑了笑。唐詩經在她這兒招待過幾次這名玉樹臨風的男子。
  夾了一筷子腐乳汁燒油菜,夏如龍問道:“詩經,我向你打聽一個人。陸景,這個人你熟悉嗎?”
  唐詩經干脆的道:“不熟悉,聽說過。呵呵,米奇,摩根士丹利對現代汽車公司的股權有興趣?”
  夏如龍微微一愣,詫異的道:“詩經,你怎么會關注到韓國漢城發生的事情?”
  “米奇,我可不是坐井觀天的人啊。”唐詩經又笑了起來,她今天的笑容有些多,見夏如龍有些著急,笑道:“我有一個世交的朋友最近才從韓國漢城回來。前段時間來黃海和我打了一場高爾夫。”
  以唐詩經妖孽的智商,只要關注到漢城的事情,結合他問的話。很容易猜到他的目的。夏如龍長出一口氣,放下心來。“這就好。我還以為我的事情泄密了。”
  唐詩經笑了笑,喝著面前香樟樹精心烹制的甜軟雞湯。沉吟了一會,道:“和華公司的發展前景不錯。陸景是和華的核心人物。他父親退下去有些年頭了。他家里就他哥是一名國土-部的副部長。主政一方的時候犯了點錯,被政敵攻訐,現在正在京城里勵精圖治。”
  夏如龍會意的點點頭,開玩笑道:“詩經,我接下來要說的可是高度機密,你這兒安全吧?”
  唐詩經沒好氣的笑道:“你以為這里是美國啊,到處有人竊聽?”
  “哈哈,我開個玩笑”夏如龍嘿嘿一笑。“其實,摩根士丹利只是對和華有些興趣。對現代汽車有興趣的是我們的一個客戶。具體是誰我就不說了。”
  唐詩經哂笑,低頭喝著雞湯。米奇不說,她難道猜不出來嗎?
  …
  陸景自是不知道夏如龍和唐詩經的對話。局外人看局內,往往謬之千里、南轅北轍。
  陸景送唐雨瑤回建業后,和她相聚了一晚,第二天就返回香港。他現在正在為資金問題發愁,自然不可能在建業住下來。陸景回香港的下午就約了曾明經在麗都酒店見面。
  麗都酒店22樓酒吧vip包廂里,陸景輕輕的抿了一口白云泉笑著道:“夏經理不在香港?”
  曾明經也不知道陸景是裝傻還是真傻。點點頭,道:“米奇去黃海見朋友了。景少,我們先談?”他那天便已經得到夏入龍的授權可以單獨和陸景談f6音樂網站股權的事宜。
  “行啊。”陸景笑道:“我降價到4.8億美元,還是希望大摩能夠盡快幫f6音樂網站在納斯達克上市。要是曾總不接的話。我讓劉一平在北美那里再找投資者。我相信f6音樂網站值這個價。”
  曾明經笑道:“2千萬美元的咨詢費啊!”說著話,想了想,道:“盡快上市的要求我覺得可以答應。4.8億美元的報價我得請示下威爾遜先生。”
  威爾遜先生是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的總裁。
  他知道陸景說的是實話。北美地區想要接手f6音樂網站股權的資本不少。溢價1.4億美元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從美國的經濟狀況來看,2003年之后。互聯網行業正在強勢復蘇,1.4億美元的溢價指不定只要半年便可以漲回來。只是溢價1.4億美元這筆買賣做下來的話。他肯定會被公司內部的人詬病。他需要更高級別的授權。
  曾明經這個人有些文雅的氣質,相處起來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他這么說其實是內心里同意了。陸景笑了笑,舉起酒杯道:“那我等曾總的好消息。”
  曾明經微笑道:“我盡力而為吧。景少要缺資金還是得和米奇談。”
  陸景笑著點點頭,“這需要曾總幫我傳個話,我在香港等夏經理。”
  他知道夏如龍是不會和他談崩,否則的話,夏如龍就該直接去漢城。陸景去送唐雨瑤不是玩什么心理戰。他只是單純要送他心愛的女人回建業。
  曾明經哪里知道陸景的想法,心里松口氣,笑道:“這沒問題。”
  …
  香港,影灣園。
  羅映浩跟著李怡馨一起到香港國際機場,看到接機的是和華的人,頓時心里就郁悶的不行。只是,一看到笑盈盈的李怡馨他也不好發火。很明顯,李怡馨到香港來玩肯定給陸景打過電話。
  好在陸景這幾天沒有到影灣園晃來晃去。他心里舒服不少。他不會認為他在漢城找了陸景的麻煩,到香港來陸景會不找他的麻煩。
  在羅映浩發愁的時候,李怡馨正穿著休閑裝在影灣園陸景給她預訂的房間里上著網。她正在接收集團內部給她傳送的資料。她每天的學習時間固定有三個小時。這是父親對她的培養。她就算在外面旅行,也不會拉下功課。
  最近關注的焦點自然是和華與三星聯合收購現代汽車公司的事情。經過一系列的解密之后,李怡馨看到資料文件里在最后提到:鄭夢久疑似查覺到旗下成員企業負債率過高的風險,必須要盡快展開攻擊。
  李怡馨想了想,拿出手機,撥了陸景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