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8 建州裴

麗都酒店總統套房里。
  唐雨瑤幽幽的嘆了口氣,她不后悔和陸景在建業里相處的那段歡樂的時光,不后悔將她的第一次給他。只是,她現在有點后悔站在他的身邊了。
  不是陸景給她的感覺太糟糕,而是他身邊的女人太耀眼。就算是被陸景批評的董晚瑤也是家世不凡。她父親是aer集團大中華區執行副總裁、東南亞首席運營官
  當這么多絢麗多姿的女子心甘情愿的站在陸景的身邊,甚至是站在他背后,他有么耀眼需要想象嗎?
  唐雨瑤撥通了好友沉思的電話。她對陳思說過,和陸景越近,對他的事情就越了解,當她受不了的時候,她就會選擇離開。
  …
  ….
  陸景本來是打算送莫心藍到樓下就回來和董晚瑤談話。他確實需要和董晚瑤談談她的人生規劃。只是,莫心藍這只“妖精”的魅力直接讓他將她送到她的別墅里。兩個小時之后,陸景才和莫心藍依依惜別,返回麗都酒店。
  今晚還有一個在他生命里也很重要的女子等著他。
  在香港山頂別墅的時候陸景就讓趙姿送了董晚瑤回家。她父母住在深水灣道的豪宅區。
  陸景當然不是發神經才將莫心藍、葉妍、宋雨綺、董晚瑤一股腦兒的叫到一起和唐雨瑤一起吃晚飯。他再怎么忙,分別陪她們吃飯的時間肯定有。
  葉妍和唐雨瑤相處的不錯之后,他的生活便不能繼續瞞著唐雨瑤了。他本來是打算讓她徐徐的、像看一副畫卷一樣慢慢的看。有時候波瀾壯闊的畫卷會讓人看得迷茫。
  陸景并沒有怪葉妍的意思。給葉妍打了一個電話后,知道她和宋雨綺還在40樓做美容,她們倆今晚住在樓下的豪華行政套房里。說笑了幾句陸景便掛了電話往總統套房里走去。
  陸景推開總統套房的門。唐雨瑤正在客廳的沙發上看厲以寧的《經濟漫談錄》。她是信息資源管理系的畢業生,看經濟方面的書籍并不吃力。
  用知識裝扮自己的女人無論在何時都很有魅力。
  “陸景,回來了?”唐雨瑤放下書輕柔的道。眼睛有點紅,她剛哭過。
  陸景笑著點點頭,溫聲道:“等我一會,我洗個澡出來和你聊天。”從莫心藍那兒趕著回來。只是簡單的整理了一下。
  十五分鐘后。陸景換了一身淺灰色的睡衣出來。
  “陸景…”唐雨瑤想要將她的想法告訴陸景。她剛才和陳思聊了很久,打算和陸景先分別幾個月。再來審視她的這段感情。
  陸景對穿著淺粉色絨線衣,青色鉛筆褲的唐雨瑤搖搖頭,“雨瑤,你先別說。聽我說。”
  陸景走到客廳放著古董搖號電話機的桌柜前,撥了服務臺的電話,要了一瓶木桐莊的高檔紅酒進來。然后走到唐雨瑤面前,伸出手,“雨瑤,來,跟我來。”
  “去哪里?”唐雨瑤將手放在陸景溫暖的大手中。下意識的問道。她其實也想聽聽陸景的解釋。
  陸景牽著唐雨瑤的手來到寬闊的落地窗前,用力的將窗帷拉開。窗外的月色唰的一下涌進來,就像是唰的一聲飄向墻角邊的米色窗帷。流線感十足。
  陸景指著窗外的大廈,“雨瑤。你看這些高樓大廈,或許每一棟金碧輝煌的摩天大樓中都在上演著勾心斗角的故事。你覺得我們處在那一層?”
  唐雨瑤不知道陸景為什么要問她這個問題,迷惑的道:“我無法確定。”
  陸景笑了起來,有些壞壞的,“我們在頂層。”
  “…”唐雨瑤微征,嬌嗔了陸景一眼,道:“給我打機鋒啊!”她是聰明的女孩,很清楚陸景這一語雙關的話的含義。她知道陸景處在一個極高的高度,這么聽起來卻不讓人反感。
  陸景微微一笑,道:“雨瑤,你要相信我的眼光。還記得我送給你的那條愛馬仕絲巾嗎?一般來說太稚嫩的女孩是沒辦法搭配愛馬仕的,就像一個穩重的人便穿不來范思哲這種有點妖的牌子。一個二十二歲能將愛馬仕絲巾系得相得益彰的女孩,未來的成就絕不會是在這些摩天大樓里勾心斗角。你會超出這個層次。”
  陸景對唐雨瑤何等熟悉,很清楚她此刻內心里面對優越物質生活沖擊的迷茫和要奮發向上的事業心,還有因為他眾多的女人對他的幽怨。越漂亮的女人越難以容忍男人有“紅顏知己”。
  唐雨瑤扭頭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里面有對她的情意、鼓勵、呵護,輕聲道:“可我還是覺得她們太優秀了。陸景,我是如此的不起眼,你為什么要鐘情于我?”
  “傻雨瑤。”陸景將唐雨瑤抱到懷里來,愛憐的撫著她清艷如明月的臉龐,輕聲道:“雨瑤,每個人都屬于自己的一片天空。你才大學剛畢業呢。是你對我的青睞讓我的世界多了一抹靚麗的色彩。還記得我給你說的話嗎?如果我能牽住你的手,這輩子都不會放棄。”
  她還是一個才出大學的大學生,突然被葉妍的帶入一個充滿了各種奢侈品、豪車、星級酒店、商界精英的世界,她內心里也會感覺到惶恐,做不到她經歷磨難之后的心如止水。
  唐雨瑤抱著這個在她生命中留下不可磨滅痕跡的男人,聞著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胸膛寬闊而溫暖。當她想著要離開他時,她忍不住哭了。這時候,被陸景這樣溫柔的抱著,看著他眼眸里真誠的情意,她又忍不住想哭。
  陸景拍了拍唐雨瑤的背,抱著她溫軟豐腴的身子,看著窗外璀璨的夜景。一個女人肯為你哭,是一種幸福。
  “咚--!”服務生敲門,陸景打開們,“先生你要的紅酒來了。”
  陸景讓服務生打開酒,就讓他退出去了。陸景牽著唐雨瑤的手走到客廳中間的組合沙發前。溫柔的吻掉她精致臉蛋上晶瑩的淚花,道:“雨瑤,這是木桐酒莊1992年份的紅酒,不算貴。7萬一支。這酒放了幾年。打開后要先放十分鐘左右,那個時候味道才出來。我們再等等。”
  “哦。”唐雨瑤點點頭。心里想著回建業之后要把這些東西都弄清楚。今天晚上雖然莫心藍和葉妍一直照顧著她,但是很多話題還是超出了她的知識范疇,所以才讓她產生了自卑的情緒。
  否則,按照陳思那妮子今晚的鬼話:雨瑤。就你這張妖孽的臉蛋,這魔鬼的身材,二十二歲的年紀,我就不信陸景身邊的女人有幾個能比的上你?你怕什么啊!
  陸景擁著這個前世里風華絕代、懷了他孩子的女人,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迷途羔羊。陸景微笑道:“雨瑤,知道我為什么點這瓶酒嗎?”
  唐雨瑤搖搖頭,輕聲道:“為什么?”她的聲音有些哭泣后的濕潤感。懦懦的,很甜軟。
  陸景道:“這就像你現在的這份工作,你要在昆成汽車的董事長辦公室秘書這個職位上沉寂兩到三年,然后才能像這酒一樣有味道。”
  唐雨瑤臉上浮起紅暈。有著無端的艷美,嗔道:“你才是酒呢!”
  陸景哈哈一笑,將唐雨瑤摟在懷里,愛不釋手的撫著她秀直的長發,低頭吻著她嫣紅柔軟的嘴唇。唐雨瑤婉轉相就,還是如昨晚親吻一樣美妙的感覺。
  陸景緊緊的抱著唐雨瑤,貼著她細膩溫滑的鵝蛋臉,輕聲道:“雨瑤,不要對財富有畏懼感,因為我永遠都在你身邊。”
  唐雨瑤絕美的眼眸里浮起濃郁的情意,溫聲道:“我會的。”她不知道陸景為什么總是能知道她在想什么。陸景對她的開解都恰到好處。她很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時光。
  屋子里的時光悄悄的流走。好一會,陸景從靜謐的美好時光里回過神來,笑道:“看我,差點忘了時間。”
  陸景倒了兩杯紅酒,遞了一杯給唐雨瑤,擁著她,低下頭溫柔的吻了一回。
  唐雨瑤回應著陸景的熱吻。腦子里突然想起舒婷的一句詩: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見不到陸景的時候思念是痛苦,看著他有那么多女人心里也很痛苦。但是在這一刻,她寧可用其余時間的痛苦來換取在愛人溫暖的懷抱里呆一晚。
  唐雨瑤的紅酒酒量很不錯,陸景和她在冬夜里對飲著,一邊絮絮叨叨的說著他的一些事情。包括這次收購現代汽車的始末。也不可以的去回避和紅顏們的感情。這些事情說上兩三個晚上也說不完。陸景想到哪兒說到那兒。
  喝完酒,唐雨瑤臉蛋紅紅的跟著陸景一起進了浴室....
  在總統套房的大-床-上靈-欲-交-融的梅開二度之后,陸景抱著唐雨瑤豐韻娉婷,彈軟細-滑的身子,舒爽的道:“雨瑤,我明天早上送你回建業。”
  唐雨瑤慵懶的抬頭看向陸景,臉上還有殘留的紅霞,“怎么突然這么想?哦,已經是今天早上了。”
  陸景笑道:“不是突然,是早就想好了。我怎么舍得讓你一個人孤零零的坐飛機回建業。雨瑤,如果你不介意我插手你的人生的話,等你在昆成汽車呆上兩到三年,可以跟在我身邊學習四到五年。保證你出師的時候至少一年可以掙一輛瑪莎拉蒂。”
  “有你這樣夸你自己的嗎?”唐雨瑤嫣然一笑,美艷無端。她是真信。陸景現在就籌集數十億美元收購現代汽車,她跟在陸景身邊學習四到五年,有所提高是肯定的。
  “陸景,我只想在昆成汽車呆一年。我一定會努力達到你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