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6 資金問題

陸景和摩根士丹利談判的地點是香港島的一處星巴克里面。這符合美國人的談判習慣。準確的說是符合摩根士丹利大中華區副總裁曾明經身邊的那位三十多歲黃皮膚一口流利英語中年人的習慣。
  他叫夏如龍,摩根史丹利直接投資部高級經理。
  上一輩的人物移居美國,他從小在美國長大,接受美式教育。按照通俗的叫法就是香蕉人。夏如龍長得玉樹臨風,濃眉大眼。用了兩年時間就拿到普林斯頓大學畢業證進入摩根士丹利工作的夏如龍至今仍舊是特拉華河畔的一個傳奇人物。
  陸景和曾明經是老熟人。在2000年目前第一中文門戶網,時代在線上市的時候,兩人就打過交道。說話便隨意些。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聊著。夏如龍則是沉默的聽著。
  flying6作為全球第一付費音樂網站隨著mp3播發器陣營的不斷擴大,資產價值不斷的攀升。再加上目前全球互聯網的復蘇已經清晰可見。在納斯達克上市的276家互聯網公司,有近6成發布業績預報稱今年一季度將會產生盈利。美國財富周刊對f6音樂網站的資產價值預估是18億美元。
  陸景要出售20的股權給大摩,報價是5億美元。他得將f6音樂網站未來的潛力算在內。f6音樂網站未來就算不能在納斯達克上市,就憑mp3、mp4至少還有3年的暴利時期,賣5億真不算貴。況且未來,互聯網付費音樂本就是主流。
  “景少,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啊。是不是在漢城那里缺錢?”曾明經笑呵呵的說道。話里有些試探的意味。
  一直沉默著不說話的夏如龍慢慢的放下咖啡杯。
  陸景笑了笑,道:“曾總,你在香港還關注這個?”
  “摩根士丹利也有投資部門。和華在漢城與三星聯合搞出那么大的動靜我怎么會不知道?”曾明經放下手里的調羹,微笑道:“景少,4億美元是我的極限。剩下1億美元,你就當給我的咨詢費如何?我介紹新的資金給你。”
  說著,看了夏如龍一眼。
  和華為什么突然選擇在這個時候賣出手中f6音樂網站的股份,明眼人是不難看出的。和華缺錢。非常缺錢。
  陸景沒有回答曾明經的問題,而是看向夏如龍英俊的臉龐,“夏經理對漢城的收購很有興趣?”
  夏如龍言簡意賅的道:“陸先生,我看好和華與三星的組合。”
  陸景點點頭,琢磨了近5分鐘,對曾明經笑道:“曾總,夏經理對和華和三星組合看好給了我不少信心啊。我還是準備把f6音樂網站20的股份賣5億美元。同時,我希望摩根士丹利成為f6音樂網站的股東后能夠盡快的將f6音樂網站運作上市。”
  陸景的態度忽而變得強硬,曾明經錯愕的愣了愣。難道和華不缺錢了?
  曾明經胡思亂想的時候,夏如龍對陸景道:“可以,我們現在可以談談了。”
  一個驕傲的人。這是陸景心里對夏如龍的評價。很顯然,夏如龍在摩根士丹利內部的地位高于曾明經。或許香蕉人的身份在摩根士丹利內部給他帶來的更多的是便利,而不是晉升的門檻。
  外資、港資、臺資企業中,中國人在晉升到一定的地位之后就會有天花板,這是商業潛規則之一。與個人的才華,天賦無關。
  陸景沉聲道:“好,我們開始談。”夏如龍有著利劍出鞘的鋒芒,他得打起精神。
  夏如龍開門見山的道:“摩根士丹利認為現代汽車的股票很有投資價值。我們可以提供10億美元給和華使用,條件是收購完成后和華償還給我們等值的現代汽車股份。”
  陸景拿起咖啡喝著。
  這個方案說不上誰占便宜。和華缺錢,摩根士丹利提供資金,但要求收購完成之后的股票。如果現代汽車的股票升值,那他需要付出的并不是很多。
  陸景想了一會,道:“這是一個備選方案吧?夏經理,我希望能聽聽真正的方案。”
  以摩根士丹利的財力,10億美元只是九牛一毛。更何況夏如龍剛才干凈利落的同意他提價1億美元,怎么可能就拿出這么一份溫吞水似的合作方案。
  夏如龍略帶諷刺的笑道:“就怕陸先生聽過后還是覺得這個方案好。摩根可以提供30億到50億美元的資金給和華,但是如果一年之內和華無法成為現代汽車的所有者,和華需要額外賠付50的資金給我們。”
  陸景眼神微微一凝,看了夏如龍一眼,道:“曾總,我晚上還有一個晚宴,先走了,改天我再聊。”
  陸景說走就走。他確實有事。他要去給參加給唐雨瑤送行的晚餐。今天是周末,唐雨瑤周五晚上來香港。今天一過,她明天就得回建業上班。但是,陸景離席而走更多的是一種不滿。
  夏如龍把他當傻子耍。現代汽車的控制權?鄭夢久父子手里就捏著37的股權,他可以騰挪的空間只有13。對現代汽車前景看好的股東所持有的股份數目絕對不只13。鄭夢允不就在觀望嗎?夏如龍提出的條件雖然美妙,但是那是一個誘-人于死地的死局。
  星巴克咖啡館內,曾明經道:“米奇,你是不是太急了一點?”米奇是夏如龍的名字。他的正式名稱是米奇-夏。夏如龍只是他起的一個中文名而已。
  夏如龍收斂了剛才的鋒芒,微笑道:“老曾,沒什么。看樣子我們倆的生意得分開談了。我回頭再自己找陸景談。”
  曾明經知道夏如龍來香港帶著特殊的任務,具體是什么他并不清楚,總部只是要他全力配合。“你有把握就行。”
  夏如龍點點頭。看樣子陸景對現代汽車的股權分布就算了解的不是很細致,但是也有一個大概。他想要完成人物還得費一番心思。
  …
  …
  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緩緩的停在香港麗都酒店門口。金碧輝煌的大廳在夜色中很是顯眼。
  莫心藍帶著董晚瑤從瑪莎拉蒂里出來,對開車的助理季夢白道:“你晚一點來接我和晚瑤。”
  今天晚上的宴會是私密性質的,她不希望助理參加。
  “好的,心藍姐。”季夢白應了一聲,開車離開。
  董晚瑤進入大四之后在天辰娛樂香港分部這邊實習,但是陸景來香港的時候她正好有事回了江州,現在臨近春節,她才又重新返回香港。準備和父母一起過春節。圣誕節的時候,陸景專門給她打了電話讓她興奮的不能自已。今天晚上陸景說要她來麗都酒店吃飯,她立即答應下來。下午還打電話向清芷那丫頭炫耀了幾句。實在是心里的快樂需要人分享。
  陸景到麗都酒店頂層總統套房的時候,唐雨瑤、葉妍、莫心藍、宋雨綺、董晚瑤已經等在房間的客廳里。有莫心藍和葉妍這樣名媛級別調節氣氛的高手在,四個女人,一個女孩聊得還算愉快。
  “沒談妥?”莫心藍見陸景吃飯的時候嘆了口氣,笑著問道。
  陸景點頭,道:“大摩的投資部已經看出我們和三星的計劃,他們想要加入進來。這世界上真是不乏聰明人。我敢肯定,只要我拒絕,大摩的人立即會去漢城和鄭夢久談。”
  宋雨綺對最近收購的事情很了解,好奇的道:“你和曾明經不是朋友嗎?”
  陸景苦笑著撫著身邊唐雨瑤秀直的長發,道:“朋友這個詞在資本市場是很廉價的。”
  今天她們五個的發型各不相同。葉妍盤了一個典雅莊重的貴婦髻。宋雨綺用發卡別了一個發型。莫心藍的發髻更顯得優雅。董晚瑤頭發剪短了些,馬尾辮陪齊劉海。
  唐雨瑤臉色微紅。她很聰明,那里不知道這一屋子女人和陸景的關系。但是也能體會到陸景對她的寵愛。心里要發脾氣又別扭的很。況且陸景這兩天一直在陪她。想了想,還是沒打算在今晚這個時候發脾氣。
  莫心藍道:“你覺得摩根士丹利現在不去漢城的原因是什么?”
  陸景道:“和我合作的利益更大一些。其實,鄭夢久就算覺察到危險,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鄭夢久手里并沒有無限消耗的資金。他首先還是的找資金。再實施他的計劃。鄭夢先給我說過,鄭夢久喜歡追求完美。多半動作是有點遲緩。我們和三星得抓緊時間了。”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