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5 我有三策

鄭夢先接到鄭孟日電話匯報的時候,正在現代峨山集團的總部大廈中處理峨山集團的事務。
  “五叔?”鄭夢先笑了笑,一貫儒雅的他居然笑出了冷意,“他這輩子都別想進入現代集團。”
  鄭孟日能聽得出電話那頭他五哥的怨氣,嘿嘿笑道:“五哥,你生氣干什么?鄭相永就是個小角色。上不了臺面。倒是鄭夢允不肯賣股票很棘手。”
  這是實話。這次現代汽車的收購風波,根本就不關鄭相永什么事。他這次的主要成果是發現鄭夢允打算坐山觀虎斗。
  鄭夢先想了四五分鐘,道:“恩。孟日,辛苦了。”
  掛了電話,鄭夢先眉頭緊鎖,也沒有心思繼續處理現代峨山集團的事務。鄭夢久也和鄭夢允接觸過?鄭夢久怕是有可能意識到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那幾家成員企業的債務問題了。
  鄭夢先給陸景撥了一個電話。他需要提醒陸景:要盡快和三星達成一致,盡快出手。
  …
  下午時分,夕陽欲墜。費城俱樂部。
  一輛黑色的豪華現代旗艦cl500從費城俱樂部里駛出來。漢城商界中夠份量的人物都知道這輛價值200萬美元的豪車是鄭夢久的座駕。
  車內,鄭夢久一臉的微笑,嘴角的魚尾紋微微揚起。他剛見過大通銀行的亞太區總裁亞瑟-羅伊見過面。
  同一時間,費城俱樂部內的一間奢華的包廂里,一名身材高大的白人正打著電話。“米奇,你們可以動手了。”
  …
  在漢城還是下雪的天氣之時。香港最低溫度不過8攝氏度,在下午陽光正好的時候。氣溫能有十幾度。在中-環這個香港繁榮的金融中心地帶偶爾還能在人群中見到穿黑絲美女在走過。
  中-環莫氏集團總部。
  陸景接完鄭夢先的電話,悠悠的嘆口氣,看窗外若螞蟻般來往的車輛、行人揉著眉心,“都不是省油的燈啊。”
  莫心藍好奇的輕聲問道:“漢城那里出現變故了?”
  穿著一身精美藍色套裝的莫心藍就像是一株荷澤的藍色花魁大牡丹,美的動人心魄。這位莫氏集團的總裁此時正愜意的依偎在陸景懷里,享受著午后的陽光和香濃的咖啡。男人電話里的內容她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陸景點點頭,苦笑道:“我們和三星在漢城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讓韓國的商業銀行那幫人嗅出了點味道,本來溢價五成,現在溢價一倍。我募集來的那15億美元砸下去都沒起水花。才收購到7.8%的股份。新韓銀行手里2.3%的股份要價4.6億美元。鄭夢先手里還差1.7億美元的缺口。我還得募集資金和三星一起沖擊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的幾家公司。偏偏國開行的資金短時間無法到賬。”
  建業市商業銀行前段時間發行了十幾份總價值30億美元的理財基金和信托產品。這些門類繁復的金融產品很快就被認購一空。至于認購者是誰。建業市內估計沒幾個人知道,甚至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股東也沒人知道。這筆巨額資金將通過一大批注冊在全球各大避稅圣地的空殼公司避開金融監管陸續的在三個月內進入香港的私人銀行——和華銀行的秘密賬戶。
  陸景輕嘆口氣,“我看小說里面很多人都說世界太寂寞,要高手多才好玩。我是寧可寂寞一點,巴不得對手智商都是50以下。”
  莫心藍微笑道:“你要真怎么想,你的智商怕就只有50了。怎么,鄭夢先還說了其他的?”
  “鄭夢久很有可能已經覺察到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下屬企業的負債過高的漏洞。”陸景有些頭痛的說道,“我和三星對加快步伐。要盡早發起攻擊。嗨,說到底還是錢的問題。”
  他既要搶現代汽車的股份作為籌碼。又要勻出資金去準備“攻擊”仁川制鐵,現代資本這類負債率交高的公司,手里攢出的20億美元根本不夠花。畢竟,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總資產達到240億美元。他不知道三星那邊收購股份的情況進行的怎么樣。想必三星應該不怎么缺錢。
  “真發愁?”莫心藍拉著陸景的手從窗口往她的紅木辦公桌邊走,跟我來,給你看一樣東西。
  陸景笑道:“什么東西?你手里的資金不是被我給淘空了嗎。我已經讓劉一平和摩根士丹利的曾明經聯系了。準備將f6音樂網站20%的股權出售給他們。反正遲早是要賣。”
  莫心藍回眸一笑,一個成熟女人擁有嫵媚慵懶風情仿佛是浸染在宣紙上的墨汁般渲染開。“你怎么知道我沒資金?給你看這個。”
  莫心藍將紅木辦公桌上的一份文件遞給陸景,接著翻了翻抽屜里的文件。又遞給陸景一份文件。陸景拿起拿起兩份文件。剛看了一個開頭,心就緊了起來。
  這是莫氏集團向榮潤基金轉讓正英醫藥公司和莫氏集團向新月投資轉讓所持有的新虹百貨、天藍國際股份的協議
  正英醫藥是莫心藍的父親莫培英早年一手創立的公司。正英醫藥的重心近年來已經逐步的轉移到江州。江州醫藥產業園里的龍頭企業就是正英醫藥。
  現在莫心藍卻以3億美元的價格將這家前途正好的企業賣掉。同時還以11億美元賣掉了新虹百貨、天藍國際的股份。
  陸景一下愣住。莫氏集團經營狀況良好,根本就沒有出售正英醫藥以及手中新虹百貨、天藍國際的必要。
  莫心藍似乎對陸景的表情很滿意,展顏一笑,伸手撫摸這陸景的臉龐。輕笑道:“發什么呆啊。陸景,就算是你要征服世界。我也會陪著你去做。”
  陸景現在要是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智商堪憂了,緊緊的擁著懷里的優雅美人。狠狠的在她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的粉潤嘴唇上吻著,“你這個傻女人。”
  莫心藍給陸景吻的氣喘吁吁,如湖光晨靄的眸子中秋波妙轉,回應著陸景的熱吻,柔聲道:“傻不傻我自己知道。資金不夠的話,我再想辦法。”
  陸景搖搖頭,聞著莫心藍身上的幽香。將她緊緊的抱著。
  莫心藍還能有什么辦法?無非是接著把莫氏集團的優質資產給拆分賣掉。男人和女人,有多少人的感情能夠生死相依,禍福與共?莫心藍將他心里最柔軟的地方給觸動。去漢城的那天早上被莫心藍給吻醒。他當時還沒覺察到她的變化,這時候才知道這個高貴優雅的美人兒對他的心意已經是全無保留。
  感受著陸景的情意,內心的震動,莫心藍親昵的蹭了蹭陸景的脖子。誰不希望感情的付出能收到回報啊。陸景確實沒讓她失望。
  好一會,陸景長出一口氣,問道:“心藍,晚上我陪你去看看莫叔叔。”以他和莫心藍的關系,“謝謝”兩個字有千斤之重,說不出口。只能記在心里,以后加倍的對她好。
  莫心藍俏皮的眨眨眼睫毛,“賣公司的事情我還沒給我爸說呢。再說,晚上不是要在麗都酒店給唐雨瑤送別嗎?”
  陸景這兩天都在陪來香港的唐雨瑤游玩。今天下午才抽空來她這里。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你啊…,看來收購現代汽車的事情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如果失敗了。莫心藍出售莫氏集團優質資產的“敗家”行為絕對能把她爸莫培英給氣得住進醫院。
  莫心藍微微一笑,道:“不要有那么大壓力。盡力就行。”
  陸景笑了笑。沒說什么,輕撫著莫心藍柔順的長發。他不是那種習慣把口頭表決心的人。不能是盡力。是必須要完成收購。他在香港這段時間也是時候和國內的基金進行接觸接觸了。
  光靠和華的資金當然不可能完成對總資產200億美元上下現代汽車的收購。南洋那里的盟友估計也榨不出多少資金。資金的來源,還得是靠國內的資金。
  國內的風投才剛剛起步,但是公募和私募的基金很有些年頭了。這兩年的基金之王裴吳越在國內名頭就很盛。在熊市之下跑贏大盤56%的收益率讓他去建業的時候得到建業市常務副市長宋里朋的正式接見。
  這年頭,私下里接觸,什么人見什么人那要看各自圈子的人脈、關系、背景。見到省部干部都不稀奇。但是公開的接見,自身的影響力就必須要達到一定的層次。裴吳越的聲名之盛可想而知。
  如果陸景沒有記錯的話,收購正英醫藥的榮潤基金就是裴吳越管理的公募基金。
  …
  是夜,香港麗都酒店。
  麗都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里,窗外璀璨的夜景倒映進來。在冬季的傍晚在高樓絕巔欣賞著這種繁華的城市,俯視的不是各類高樓大廈,而是人生。蕓蕓眾生。
  葉妍微笑著身邊的唐雨瑤,“雨瑤,感覺怎么樣?”她這幾天和唐雨瑤處的還不錯。
  清艷若明月的唐雨瑤只是安靜的點點頭,“挺不錯的。”
  她很久沒見陸景,和葉妍一起來香港,才知道陸景給她展示的生活只是他日常極小的一部分。在香港更能體會到他的厲害。比如陸景豪華的別墅;比如這間麗都酒店他是股東,葉妍是股東;比如陸景真在忙著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等等。
  但是她更在意的是陸景是否在她身邊。
  “葉姐,陸景什么時候來?”唐雨瑤喝著手里的咖啡,小聲問道。
  “才半天不見就想他了啊?”葉妍開玩笑道,“還要等會吧。他正在和摩根士丹利的人談一家音樂網站的股權買賣。談完之后才能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