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4 余樂

景華漢城大廈。
  丁靈在頂層陸景的辦公室里接待她的同學,和未來幾個月的三名下屬。辦公桌上厚厚的一疊郵件幾乎要將她淹沒。
  余樂看著有著領家女孩風情的丁靈打扮入時,還是那么清秀甜美。前凸后翹的姣好身材讓她一顰一笑隱約帶著嫵媚的性-感女人味。心里忍不住嘆口氣。如此水靈的大白菜被陸景那小子給拱了。雖然如此,不能否認的是,丁靈偶爾流露出的性-感味道讓他更加的心動。
  他經歷過一雙手都數不過來的女人,只是沒有一個女人能讓他的心臟如此的加速跳動。丁靈的容貌不是絕色,但是氣質太動人。
  丁靈給陳超、余樂、牧高山三人倒了熱水,微笑道:“酒店方面已經公司已經安排好。我一會安排車送你們過去。最近比較忙,下午就需要大家開始工作。希望大家理解。”
  三人都說沒問題。余樂道:“丁靈,你也該配一個助理了。我毛遂自薦。”
  他放棄在大摩的大好前途加入近和華就是為了追求丁靈。他就不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這句話是錯的。
  丁靈卻是突然走神。她想起昨晚和陸景說的事。因為陸景喜歡閱讀紙質的郵件,又有喜歡圈點的毛病。她建議陸景到處跑的時候再多帶一兩名助理。反正,貼身的行程安排肯定是雨綺姐來安排。
  余樂還以為丁靈在考慮,頓時喜得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
  陳超搖搖頭,喝了一口水。他沒去哈佛之前跟著楊星長做了半年的事情。當時丁靈也在。他和丁靈不算陌生。丁靈這樣子明顯是走神了。可惜余樂這牲口滿腦子來漢城挖陸景墻角的想法,一點都沒注意到細節:丁靈要是在思考。會習慣性的輕咬嘴唇。
  丁靈回過神,奇怪的看了余樂一眼。“余樂,你那么興奮干什么?哦,剛才說到助理的事情是吧?不用了。我幾個現在都還是跑腿的呢。”
  余樂給丁靈這當頭一盆冷水給淋的。心里的溫度差點可以媲美室外融雪天氣的溫度。
  牧高山笑了笑,丁行長絕對是故意的。
  丁靈在和華內部的職務是和華銀行的副行長、投資部經理。但是熟悉她工作履歷的人都知道,她曾經是和華**oss的助理,絕對是心腹中的心腹。
  余樂這次是真的好高騖遠了。這位二十四歲的副行長不是簡單的人物。陸景將她留在漢城主持大局,她的能力八成可以勝任。并非僅僅是因為信任而任命。
  …
  漢城,江南區一處不起眼的豪華別墅里。別墅二樓雅致的會客廳中,鄭夢久、鄭一玄、高賢重相對而坐。
  幾案上放著一瓶好酒。幾碟小菜。
  和華往漢城調兵遣將,組建資本運作的團隊和三星進行秘密接觸的事情沒多久就在漢城的一些圈子中傳開。
  這類商業接觸畢竟不是特工接頭,人數一旦上了規模,很容易被關注到。現代的大企業里面誰沒有發展出三兩個臥底?當然,和華和三星接觸的具體內容不可能泄露出來。
  目前聚集在漢城的資本分成了三股,大部分都在支持鄭夢奎,聲勢浩大。最近三星又與和華聯合在一起。支持他們的力量都是暗中接觸。形勢看似危急。
  鄭夢久深信成大事者不謀于眾,今晚僅僅只是將他的兒子與核心參謀叫到別墅里商議。鄭夢久喝了一口酒,淡淡的問道:“一玄。你怎么看?”
  鄭一玄緊抿著嘴沉思。他起初是提議父親收購現代汽車股份——不少股東有意愿高價出售手中的股份。但是父親不愿意采納。“爸,我覺得我們應該增加手里的股份。不管是收購其他股東手中的股份還是通過增發計劃。”
  鄭夢久沒說話,把玩著手里的價值100萬美金的朝鮮李氏王朝時期的青瓷杯,低聲道:“賢重。你的想法呢?”
  高賢重面部的線條很硬朗,這時更硬了幾分,看起來有些冷峻。“會長,既然鄭夢先在大央公司的投資虧損近2億美元還沒有嚇住那些要撲上來的惡狗。那我們就增持手中的股份,讓他們絕望。我有三個方案可以提供。”
  鄭夢久點了點頭。吃了口菜,示意高賢重繼續。
  高賢重道:“第一個方案:在15號的例行董事會上通過增發新股的決議。由我們來收購其中的大部分股票,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但是我們需要和部分大股東達成一致取得他們的支持,這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來運作。”
  現代汽車是非上市公司。但是,公司內部的股份具備法律效應。股份制的目的就是為了取得發展的資金,或者是將公司的紅利分享出來贏取更多的戰略合作伙伴。如果現代汽車準備以增發新股的方式收回公司的控制權,勢必會侵犯到合作伙伴的利益,因而必須要取得部分有實力大股東的支持。這里面的利益權衡會十分費力。
  這是最佳目前收購最佳的解決方案。同時也是最困難的方案。但是,他仍舊將其視為上策。
  “第二個方案:我們尋找可以提供資金給我們的合作伙伴,不管是銀行、投行、風投、基金都行。我們那這部分資金去收購市面上有可能被收購的股份。現在亞太的資本都想著在現代汽車身上撈一筆,估計資金耗費會很大。而且,合作伙伴的條件有可能會苛刻。另外,除去鄭世勇父子,會長家族里還有2%的股份,會長可以將這部分股份的表決權拿到手。”
  這是中策,屬于進攻型的方案。
  “第三個方案:我們出資完善集團旗下的成員企業之間的控股關系,使得我們控制的股權牢牢的保持在50%之上。我觀察到現代資本。仁川制鐵幾家公司的負債率有點高。需要針對性消滅一些萌芽。同時,我們可以游說我們之前的戰略合作伙伴支持我們。”
  這是下策。屬于防守型的方案。
  之所以說防守型的方案是下策是因為現代汽車一旦采取收勢,外圍那些虎視眈眈的資本只怕會更加的猖獗。那么。這場收購與反收購之戰在一兩年之內肯定難以結束。
  鄭一玄佩服的對高賢重舉杯示意。不愧是父親倚重的頭號智囊。這三個方案任何一個實施成功,他們都是立于不敗之地。區別在于勝果的大小。
  鄭夢久滿意的點點頭,思考了一會,緩緩的道:“這三個方案可以同時進行。”
  …
  入夜之后,漢城的氣溫下降的厲害。城南區一棟平實的別墅里充滿了歡聲笑語。仿佛驅散了室外冬夜透進來的清冷之意。
  明亮的客廳里,鄭夢先嘴角帶笑的坐在沙發處喝茶。愉快的看著客廳里兒子、女兒、弟媳、族侄女鄭芝荷,侄女的朋友李慧喬圍在一起聊天。家里很有沒有這樣熱鬧過了。
  鄭孟日知道他五哥的感嘆,嘿嘿一笑,道:“五哥。父親去世之后,你只有這段時間笑容才多起來。”
  鄭夢先笑著道:“這段時間心情舒暢,笑容自然多。”
  鄭孟日神色一動,道:“五哥,你幫陸先生收購股份進行的很順利?”
  “談不上多么順利。和那些銀行談判,然后出資。我在漢城這點人脈還是有的。”鄭夢先笑著看了看這個庶出的弟弟,道:“你有什么想法?”
  鄭孟日咧嘴一笑,“五哥,我還真有點想法。鄭夢奎那家伙眼高手低。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他想著和鄭夢允關系不錯,肯定疏忽的沒有和鄭夢允詳談過。嘿,這是個機會。”
  鄭氏家族手中那2%的股份。鄭夢允一個人要占1.6%。搞定鄭夢允就可以把這2%的股權收入囊中。
  鄭夢先微怔,陷入沉思中,過了好一會才問道:“你覺得可以和鄭夢允談?”他和鄭夢允的私人關系很差。
  鄭孟日微笑道:“都是利益交換鄭夢允有什么不肯的呢?五哥。你要是不方便出面,我代表你去跑跑。”
  鄭夢先捻了捻茶杯。決然的道:“好,你去跑跑。鄭夢久如果注意到這一小部分股權。他肯定也會出手。鄭夢允這個人性格強勢,做事果斷。我們直接高價收購他手中的股份。不用許什么未來的分紅承諾。”
  鄭孟日點點頭,笑道:“五哥你放心,我會辦好的。”
  …
  漢城,清云洞一處私宅。
  會客廳中,鄭夢允眼神略帶不屑的掃了前來拜訪他的鄭孟日一眼,淡淡的道:“孟日,有話就直說吧!我下午要去國會參加會議。”
  02年韓日世界杯之后,身為韓國舉辦此次世界的功勛人物,韓國足協主席,國際足聯副主席鄭夢允在韓國的聲望日如中天。他也積極的謀求達成在父親生前的愿望:成為韓國總統。
  實話說,他對這個跟在鄭夢先身后搖旗吶喊的庶出小弟是在看不上。
  鄭孟日笑呵呵的道:“六哥,最近二哥那里不算太平。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想問問你手里的現代汽車股份有沒有興趣賣出?”
  鄭夢允哂笑道:“孟日,昨天老二就找我談過這件事。他愿意出3千萬美元換取我手中股權的表決權,分紅還歸我。你倒是大氣魄,直接開口要我手里的股份。你打算出什么價?”
  鄭孟日也不氣惱鄭夢允的語氣,笑道:“六哥,聽你的口氣你還沒有答應二哥。我出溢價五成的價格。4.5億美元。”
  “老五現在攀到高枝了,四五億美元都敢隨便砸。”鄭夢允不爽的冷哼一聲,“你回去告訴老五,別把父親的基業送人了。五叔對現代集團可以一直很有興趣的。就這樣吧。”
  鄭孟日還是笑呵呵的道:“行,六哥,我一定把話帶到。你要是改變想法可以隨時通知小弟我。”
  鄭夢允揮了揮手。
  走出鄭夢允的別墅,鄭孟日臉上的笑容迅速的散去,罵道:“瑪德,你要不是有從政的天分,父親拼什么把現代重工這么優質的資產送給你。得意個屁啊。”
  罵完之后,鄭孟日趕緊拿出手機向鄭夢先匯報:鄭夢允拒絕了所有的報價,暫時沒有出售手中股份的想法。(未完待續。。)
  ps:祝大家國慶節快樂!
  汗。
  昨天搞得太晚,都忘了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