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3 風暴和棋局的碰撞

陸景搖搖頭,笑道:“我下午的時候接到過陳超的電話。人我就不見了,我直接回香港。”
  陳超本來是和他、董冰、丁靈一屆。但是高考考取燕大之后,推遲一年,直接報考哈佛大學商學院。去年6月份從哈佛畢業回來后,陸景就將他丟給楊星長培養。這個當初發誓要開著勞斯萊斯去香港蘭桂坊的酒吧泡妞請全場的眼鏡男生很受楊星長的器重。
  李慕清笑吟吟的插話道:“陸景,我發現你對男下屬的培養挺粗糙的啊?”
  陸景讓董晚瑤、徐詠碧加入天辰娛樂工作,都給她們制定了一個很明確的職場規劃。包括放在昆成汽車歷練的唐雨瑤也有全盤的統籌安排。像丁靈,陸景更是為她制定了一步步的培養計劃、晉升路線。
  “咳咳---”陸景一口酒嗆住。男下屬?這話怎么聽都不對味。
  “不至于心虛成這樣吧?”李慕清掩嘴嬌笑,走到陸景身邊幫他撫背順氣。柔順的長發落在陸景穿著羊毛衫的肩頭,淡淡的沐浴后清香和柔情一起涌動。
  陸景擦著嘴,順過氣來,伸手隔著李慕清水藍色的粉點棉褲拍拍她豐翹的美臀表示不滿,“我哪里是心虛?你是想說我對女下屬培養很上心啊?有才華的男子很多,我粗獷的放養不用花費多少精力可以培養出優秀人才。倒是有才華、有天賦又漂亮的女子很少,遇到了,我當然要精雕細琢的培養。”
  陸景拍完李慕清的俏臀之后并沒有把手拿開。李慕清給心愛男人的魔手撫的心馳神動,精致無暇的鵝蛋臉粉紅光潤,憑添了許多嫵媚,趴在陸景的左肩上,嬌聲道:“有幾個人能有像小靈這樣有本事的?至少你的晚瑤妹妹肯定不行。徐詠碧的興趣在畫畫上面。她對電影后期制作的工作不怎么上心。”
  陸景將董晚瑤和徐詠碧放在天辰娛樂,她嘴上笑陸景把她這兒當后-宮,但實際上對她們平常的表現非常關注。
  丁靈就當沒看到陸景的小動作,小口的抿著紅酒,看向陸景。
  陸景笑道,“晚瑤還是小孩子沒有定性。我這次回香港會和她好好談談。詠碧那兒,她那筆畫工和紫琪配合就天衣無縫了。只不過紫琪還要一年多才回來。”
  李慕清和黃紫琪關系很淡。但是,丁靈和黃紫琪的關系卻很好,好奇的道:“陸景,紫姐今年春節都不回國?”
  “她沒打算回。”陸景搖搖頭,仿佛想起了什么,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因為用餐的人數少,陸景、李慕清、丁靈用餐的地方是別墅二樓的小餐廳。圓形的小桌。陸景讓李慕清把椅子搬到他身邊坐下,問道:“小靈,余樂也是四中的?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
  “是啊。”丁靈一雙杏目眸光流轉,有些嬌羞的神色,咬著嘴唇小聲道:“九班的。和我們一屆。他前年從加州理工學院畢業。在大摩的大中華區香港辦事處工作了一年多。去年10月被獵頭挖到和華總部工作。”
  丁靈這么一說,陸景記起來這個余樂是誰了。就是高三那年在四中的校廣播臺念情書追求丁靈的那個男生。
  陸景扶著丁靈被鉛筆褲裹得豐腴圓潤的大-腿,湊過去在她耳邊小聲笑道:“小靈,你的追求者哦。”
  他身邊的幾名紅顏都是妙齡女郎,正是婚配的年紀,追求者多如過江之鯽。其中不乏驚才艷艷之輩。
  丁靈羞澀的點點頭,然后認真的道:“陸景,我不會給他機會的。”
  陸景笑著握住丁靈的手,溫聲道:“這點自信我還是有的。我這束狗尾巴草要把你們這些天鵝給纏的死死的,用一輩子的時間來騙你們不要離開我。”
  丁靈緊緊的握住陸景的手,美眸看著陸景,甜美的笑道:“陸景,我不是天鵝,你也不是狗尾巴草啊。如果你是狗尾巴草,也一定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那一束。”
  陸景就笑,這妮子把他當個寶。左手忽而被一只溫軟的小手給握住。陸景扭頭看到李慕清嫵媚迷離的眼眸,水盈盈的電眼里藏著濃得化不開的情意。
  “陸景,我心甘情愿的給你騙。”李慕清靠在陸景的肩頭,她不管陸景是不是騙她。反正,時間期限要是一輩子就行。
  離開漢城前的最后一頓晚餐吃的很有氛圍。陸景起身離開餐廳的時候,一手牽著李慕清,一手牽著丁靈進了金碧輝煌的浴室。在浴室門關上的瞬間,陸景抱著李慕清動情的吻著……..
  時間流逝的飛快。窗外的小雪未停,臥室里極其安靜。陸景三人親昵的擁在一起。丁靈嬌弱,軟軟的靠在陸景懷里,愜意的瞇著眼睛,一個手指頭都不想再動。李慕清抱著陸景的手臂滿足的倚在陸景的肩頭,火辣的身子緊緊的貼著他。
  聽著窗外雪夜空寂的聲音,陸景忽而想起一件事,打破屋子里屬于三人靜謐的時光,問道:“清兒,今天晚餐怎么這么豐盛?”
  李慕清抬起頭看陸景,電眼里有著迷醉,溫柔如水的道:“小靈給我說你們在紫紀元餐廳一遍又一遍的給人推銷觀點,我覺得你挺辛苦的,犒勞你一下啊。哦,陸景,有一個不好不壞的消息聽不聽?”
  陸景撫著李慕清的秀發,吻了吻她白膩的臉蛋,微笑道:“什么事?”
  李慕清微笑道:“元旦的時候,唐雨瑤不是想去香港見你結果因為港澳通行證沒辦下來沒去成嗎?葉妍幫她辦好。你明天回香港她們倆應該已經到了。”
  “啊…”陸景微微一愣,心里有些感動,貼著她精致無暇的臉蛋,輕聲道:“讓你和小妍費心了。”
  這件事應該是李慕清和葉妍提了一句。葉妍辦理簽證只是小事,難得是她主動去和唐雨瑤搞好關系。縱然葉妍的交際能力很強,但唐雨瑤可是很有決斷的女孩子,只怕費了不少心思。
  李慕清展顏一笑,輕聲道:“有天晚上我聽你喊唐雨瑤的名字,就給葉妍說了一聲。你去了香港謝她呢。”說著,又好奇的問道:“你不擔心不好處理?”
  陸景沉吟了一會,輕舒一口,道:“應該沒那么夸張。我有好久沒見唐雨瑤了。”
  李慕清就笑,半規勸的認真道:“你以后別招惹那么多女孩子呢。我倒不是想管你。衛婉儀和關寧都不管你,我管你干什么?但是,我是擔心你的腰受不了。”
  瞇著眼睛的丁靈掐了陸景一把,示意他聽李慕清的。過了三十歲的女人和二十多歲的女人說話是不相同的。這話丁靈聽的都微微臉紅,遑論說出來。李慕清卻是直接隱晦的勸陸景要節制。
  “你啊…”陸景笑著搖搖頭,拍了拍小妮子的臉,又溫柔的吻了吻李慕清,道:“我會注意的。”說著,又調笑道:“那你剛才還要的那么兇…”
  唐雨瑤是他重回九六年的一份牽掛。這之后,他也不會再想著去抓住一份又一份的美好感情來填滿他內心里昔日的遺憾了。
  李慕清大羞,嫣紅的嘴唇封住陸景的嘴,不讓他繼續胡說八道。
  …
  …
  陸景第二天邊離開了漢城返回香港,沒有見正好從香港坐來漢城協助丁靈處理和三星接洽事務和華三人組:陳超、余樂、牧高山。
  論年紀牧高山三十二歲,是三人中最年長的,氣度沉穩,在金融領域從業經歷最為豐富。論外貌身高,背著一個黑色大背包打扮的北方人余樂最高,二十四歲,長得英俊瀟灑,手腕上一塊伯爵讓漢城機場中眼力好的女人頻頻目視。論學歷,三人都是美國名校畢業。余樂畢業于加州理工學院,陳超畢業于哈佛商學院,牧高山畢業于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
  怎么看陳超都不占優,但是,這一群人中的組長卻是這個帶著眼鏡,個子矮瘦,其貌不揚的齙牙男陳超。因為這是陸景直接指定的,沒有理由。余樂和牧高山心里沒意見才怪。無怪乎李慕清會說陸景培養男下屬的手法很粗糙。
  余樂打量了一會停了雪的天空,對著排隊路過的一群空姐中有著標準韓國臉孔最漂亮的那位露出兩顆白牙,等那名空姐臉上浮起兩團輕微的紅暈之后,才扭頭對陳超道:“老板一句話,下屬跑斷腿。一不留神我們就給莫總和宋助理打發到漢城來了啊!”
  陳超憨厚的笑了笑,撓撓頭,沒接這話。他和余樂不同,余樂家世非凡,他能去哈佛讀書是陸景給他提供了渠道。他嘴上不說,心里對陸景充滿感激。當即,帶先一步去攔出租車。他們這個級別還沒有能讓和華派車來接。
  余樂分了一支500塊一包的中華給牧高山,感嘆道:“老牧,漢城這段時間風起云涌,咱們哥三終于來了。近距離的體會啊。可惜,沒趕上盛宴開始的時候。你說,我們這個年能回去不?”
  今天是臘月初九。
  牧高山笑了笑,“上頭怎么想的,我們哪里摸的清楚。不過,你說盛宴開始沒趕上,我看未必。”蜻蜓點水的說了一句他的意見后,又笑道:“怎么,想家了?”
  余樂笑道:“那怎么會?我是想著回家能不能吹一牛皮。畢竟,這段時間漢城可是亞太資本匯聚的焦點。我們可是知道內情人士。”
  牧高山莞爾,托著拖箱和余樂一起上車。余樂看似膚淺,其實不然。口氣很大,說話落腳點很高,但他確實有真本事。否則,和華總部也不會專門通過獵頭將他從大摩那里挖來。
  陳超、余樂、牧高山做出租車直奔景華漢城大廈。他們到漢城的第一件事是去找丁靈報道。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