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2 棋局開始

一場小雪不期而至,將漢城這座橫跨漢江兩岸的全球第六大經濟城市的冬季點綴的多姿多彩。
  漢城,希爾頓酒店豪華的行政套房里。開悅資本的五名執行副總裁之一符玉龍坐在遼闊的落地窗前,一手拿著酒杯,一手放著意大利進口真皮軟椅的扶手上,看著粉粉的白雪落在各式現代建筑的屋頂。
  他的心情極佳。上午他剛和渣打銀行的執行董事托馬斯-李達成合作的協議。
  渣打銀行將會出面繼續向亞太地區的大型銀行、投行募集資金。德意志銀行、三菱東京UFJ銀行、花旗銀行、蘇格蘭皇家銀行、瑞穗實業銀行都已經答應合作。預計在1月底至少可以募集到60億美元左右的資金。
  這筆資金將會用于支持鄭夢奎沖擊現代汽車董事會主席。
  電話鈴聲很突兀的響起。符玉龍看看號碼接了電話。是他在漢城的一名朋友,一家私募的負責人。“符總裁,我剛收到一條消息,你可能感興趣。三星的投資部門最近頻繁的與和華接觸。嘿,我估計他們可能聯手了。”
  符玉龍吃驚得失聲道:“這怎么可能?”
  三星與和華的恩怨在亞洲誰不清楚?和華的成員企業景華通信與三星電子在中國手機市場廝殺激烈。那可是十億美元級別的市場競爭。怎么突然間就和解了呢?
  “這就不知道。”
  “我知道了。謝謝,利經理。”符玉龍掛了電話,皺起眉頭,在房間里來回走動。回想著他和和華少帥陸景見面的點點滴滴。
  符玉龍突然的一拍大-腿,喟然長嘆,“瑪德,棋差一招啊!”
  他明白陸景的想法了。陸景那天向他暗示過怎么“攻擊”現代汽車。以他在開悅資本的閱歷自然想得到陸景是用什么辦法。他甚至拿這個方案游說過托馬斯-李。
  陸景八成是和三星的李健熙達成一致了,同時調集資金收購現代起亞汽車集團下屬的幾家公司。
  開悅資本已經和渣打銀行達成協議,他就算看透了沒多久他們這些人沒有現代汽車股份的資本都會被踢出局也沒用。他現在抽不出資金去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
  “李健熙!陸景!”符玉龍坐到真皮軟椅,忍不住又后悔的嘆了一口氣,“兩個瘋子。”
  這個方案實施的難度,風險,他一清二楚。但是李健熙和陸景就敢這么做。不是瘋子是什么?他現在就后悔,他干嘛這么早和渣打銀行達成協議呢?錯失良機。
  托馬斯-李不如李健熙有決斷啊!李健熙不愧是韓國的經濟帝王。而他也沒有陸景那份口才。天才和瘋子就一線之隔,他心里隱約覺得,敢于這么做決斷的兩個人成功的概率很大。
  符玉龍再嘆一口氣,把手里的紅酒一口喝干。
  …
  …
  和華和三星接觸的消息根本瞞不住人,就在符玉龍在漢城希爾頓酒店里長吁短嘆的時候,身在香港的高俊遠也得到了消息。
  香港,赤柱。
  豪華的別墅內,高俊遠看著香江八景之一赤柱東灣的風景,半響不語。
  那天在紫紀元餐廳,陸景何等悲涼,根本沒有人愿意和他交談,他甚至還和三星的羅映浩起了沖突。沒想到陸景居然不聲不響的和三星達成協議了。
  三星集團身為韓國的第一財團,加上人老成精,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李健熙坐陣,三星十分的難惹。真是不知道陸景怎么說服了李健熙那個固執的老頭。
  站在高俊遠身后不遠處的高修平慚愧的低下頭。他當時心里那個得意,現在看來真是膚淺。“三叔,我有責任。”
  高俊遠擺了擺手,“我們還是輕視了陸景,回香港回的太早。他總是會翻出出人意料的牌。不過,修平,收購現代汽車的棋局才剛剛開始,鹿死誰手尚為可知。我們的布局未必就差了。”
  高修平輕輕的點點頭。被譽為浙東青年才俊第一人的他碰上陸景就流年不順。
  高俊遠道:“我們現在等下周三15號的結果出來再探探鄭夢久的口風。”
  …
  …
  漢城,城香溢紫別墅區。
  穿著黑色棉裙的長井靜香笑吟吟的在別墅三樓觀景客廳里招待她邀請而來的鄭夢奎。
  鄭夢奎喝著茶,微笑道:“好茶。特二級碧螺春。”
  長井靜香微微一笑,“看來鄭先生對茶道很有研究啊。”
  鄭夢奎笑了笑,“長井小姐不是來請我喝茶的吧?”在整個東亞文化圈,誰能不受中國文化的影響?騙憤青的話,只是說說。
  長井靜香露出一個動人的微笑,“當然不是,我想要問問鄭先生對重新執掌現代汽車有什么規劃?三井手里有5現代汽車的股權,我愿意支持鄭先生。”
  看著眼前嬌媚的女人,鄭夢奎心里竟略微升起了一點火氣。他要再年輕十歲,絕對會想辦法和這個千嬌百媚的女人有一晚。現在還是算了。一則是火氣沒那么盛,二則是三井財團的繼承人沒那么容易就范,他沒那個時間軟磨硬泡。
  “長井小姐有什么條件可以說出來,我這些天聽過不少提議。”鄭夢奎拿起茶杯悠然的喝了一口茶。他私下里已經在和持有現代汽車公司股權的股東接觸。所有的人都將他當做棋子,但是究竟誰在下棋還不一定。
  長井靜香看了看鄭夢奎略帶得意的微笑,心里極度鄙視。一個自以為是的人,如果有選擇的話,她寧可和鄭夢久這樣的梟雄合作。可惜鄭夢久覺得不會允許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成為三井財團的“老朋友”——三井財團對旗下成員企業都是這么稱呼。
  長井靜香道:“我想鄭先生不會以為渣打銀行會好心的繼續借給你20億美元吧?我的條件很簡單,三井財團希望能夠將股紛由5增持至20。”
  三井財團的行事準則就是不謀求絕對控股權,而是謀求通過軟實力的親密無間合作來掌控一家公司。
  渣打銀行組建資本聯盟時向各家銀行曬出過部分和鄭夢奎父子的秘密協議條款。瑞穗實業銀行是日資銀行。她知道這件事并不奇怪:渣打銀行會繼續提供20億美元給鄭夢奎,如果鄭夢奎能夠在6個月后現代汽車的例行董事會上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長,加上之前的20億美元,鄭夢奎只需要向渣打銀行償還35億美元。反之,鄭夢奎需要賠付渣打銀行50億美元,優先以現代汽車股份支付。
  這是一份在之前對賭協議基礎上的有一份對賭協議。鄭夢奎已經決定啟動這一協議。
  鄭夢奎略微有些吃驚,沉吟了一會,緩緩的道:“長井小姐,這可能會有點困難。我不能保證在定向增發中三井能夠多得股份。”長井靜香手中5的股份支持很重要。但是,他難以滿足她的要求。
  長井靜香笑道:“詳細的協議我們可以日后再談。畢竟,有些事情等鄭先生成為現代汽車的董事之后好操作一些。”
  鄭夢奎笑著點頭,“好。”
  他不會成為任何人的棋子,有三井加入進來,他的安全更有保障。在12級以上的恐怖風暴中,風暴眼正中心反而是最安全的。他現在就是現代汽車的風暴眼。
  高家、長井靜香、鄭夢奎恐怕都沒想到,有人要甩開他們單干。什么風暴、潛伏狩獵的鯊魚群、池塘里的鱷魚等等描敘全部都要成為過去式。清場之后,這盤棋下棋的只會有那么幾位。
  ….
  …
  漢城城東區,臨江別墅。
  傍晚時分,陸景和丁靈裹著一身風雪從景華漢城大廈回來。李慕清打開門的時候陸景還拿著手機和楊顯通話。
  景華成為全球第七的手機廠商讓前段時間興奮的喊出景華即將成為全球第六大手機廠商的楊顯灰頭灰臉。和景華有舊怨的手機同行都快笑調大牙。
  楊顯正向陸景“請罪”。
  陸景微笑著楊顯通話。他倒沒什么太大的感覺。他跟看中實際的利益。成為全球第七的手機廠商對景華而言是成功的。他自然不可能因為楊顯興奮過頭的小失誤就產生撤換楊顯的念頭。當然,該罵還是要罵。不然,楊顯今天晚上別想睡覺。安撫的話也要說,不能挫傷下屬的工作積極性。
  寒風沖進溫暖如春的客廳里,衣著單薄的李慕清趕緊關上門,和丁靈對視的笑了一眼,然后幫陸景拍拍大衣上的白雪,溫柔賢淑的蹲下來給陸景拿棉拖鞋放到他腳下,幫他脫掉皮鞋,又將陸景身上的黑色大衣外套脫下來掛到別墅客廳的落地衣架上。
  丁靈將手里的資料放在茶幾上,看著李慕清像一個溫柔到極點的妻子一樣照顧回家的丈夫,甜美的笑了笑。
  李慕清在外面可是火辣的脾氣,還是跆拳道高手。香港那里有個富商在半島酒店請她吃飯非要她陪酒,她當場就翻臉潑了那無賴一臉酒,還踹了幾腳。骨折沒有不清楚,反正那人在醫院里住了三個月。這么一個不轉彎做事的女人,被天辰娛樂上下都知道脾氣火辣的副總經理在陸景面前卻判若兩人,溫柔如水。愛情真的可以讓人變傻么?
  陸景掛了楊顯的電話,看著餐桌上豐盛的晚餐,對李慕清笑道:“這么豐盛,不會是因為我明天回香港吧?”
  李慕清笑道:“當然不是,吃完晚飯再說。你和鄭芝荷見面了?”
  “小女孩,不提她。”陸景笑著給李慕清、丁靈倒紅酒。他請鄭芝荷在紫紀元餐廳吃過一頓飯,向鄭氏兄弟傳達了一下親近的信息。感情什么的自然談不上。
  鄭夢先已經和韓國政府達成和解協議,他離開漢城之后收購現代汽車剩余股份的事情交給了他去辦。
  丁靈將會留在漢城協調和三星的合作。香港那邊莫心藍會派遣三名得力的職員前來漢城協助丁靈。
  李慕清笑著嗔了陸景一眼,“那說李慧喬的國民女神培養計劃?”陸景昨晚給她說過要把李慧喬包裝成韓國的國民女神。打響T-Q公司的品牌。
  丁靈掩嘴偷笑,陸景昨晚擁著李慕清說這件事的時候,她就在旁邊。看來,清姐的溫柔只是在照顧陸景的起居上,這會說話可不讓陸景呢。這才是真實的啊,不然可不就精神分裂了。
  丁靈給陸景解圍,岔開話題道:“陸景,香港派來的職員是陳超和余樂。都是我們在四中的校友,你不見見他們再離開?”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