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000 漢城姬

就在陸景一行人離開龍湖的時候,龍湖7號包廂中,開悅資本的執行副總裁符玉龍正和一位金發碧眼的男子詳談甚歡。
  “李先生,你考慮的怎么樣?”符玉龍拿起碧玉酒壺給這位渣打銀行執行董事李先生倒酒。今晚的談話比較機密,身邊沒有漢城姬陪著。他只得親自倒酒。
  渣打銀行資產總值843億美元,2002年凈利潤為8.32億美元,是全球排名第90位的銀行。渣打銀行的總部雖然設在倫敦,但是其業務主要集中在亞洲、印度、大-陸、非洲。其中香港的業務占到其業務總量的三分之一。如果單論各家銀行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渣打銀行絕對在前五之列。
  該行董事會由10名執行董事,9名非執行董事組成。擔任執行董事的托馬斯-李是渣打銀行內的權力人物。
  誰也沒有料到,渣打銀行在資本聯合的初期就秘密派出了如此高規格的人物來漢城。
  當然,開悅資本是例外。作為亞洲最大的風投基金,他們和渣打銀行有很深的業務往來。背后的股東都是一個圈子里的人物。
  “你可以叫我托馬斯,符。”托馬斯-李毛茸茸的手拿著酒杯灌了一口,笑瞇-瞇道:“你的方案太冒險了,我只需要等待鄭夢奎運作就可以了。”
  剛才符玉龍這個胖子向他提議由渣打銀行牽頭募集資金,對現代起亞汽車公司旗下的負債企業進行收購。打破鄭夢久對現代汽車公司的絕對控制權。但是,那對渣打銀行有什么好處?他手里可是捏著鄭夢奎那11%的股份。哦。從今天下午傳來的最新消息是11.6%。在他看來握在鄭夢奎手里的股份是渣打銀行的。
  “托馬斯,看來我很難說服你了。”符玉龍也沒氣餒。而是道:“那我們接著談第二階段的合作?”
  收購現代汽車可不是一蹴而就的工作。第一階段也就是現在,亞太地區的各家資本正在試探性的相互接觸。
  1月15號現代汽車公司會召開半年一次的例行董事會。鄭夢奎之前在臨時發起的董事會上沒能當選為現代汽車的15名董事之一。但是在這次例行的會議上將毫無懸念的當選。
  這之后。鄭夢奎將會可勁兒的折騰現代汽車,到時候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有資產要變賣的話,各家資本就會接手,進行積累。這是收購的第二階段。
  這個階段,渣打銀行顯然是占了優勢。鄭夢奎收購股份用的20億美元就是從渣打銀行借貸出來的。
  等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或者其他什么事情發生之后,就是收購的第三階段,那時候大家就瘋搶現代汽車吧。能搶多少就看本事。至于最后是不是鄭夢久繼續擔任現代汽車的會長,沒誰關心。只要有人給他們賺錢就行。
  托馬斯-李翹起大拇指,笑道:“符,我最佩服的就是你這一點。失敗了也不氣餒。行,我們接著談。”
  他心里其實有譜。不管誰收購現代汽車都繞不過鄭氏。渣打銀行將寶壓在鄭夢奎身上。前兩天風頭正經的和華少帥應該是將寶壓在了鄭夢先身上。鄭夢久那里應該也有人下注吧!
  聯合開悅資本,可以分擔風險。至于利益要不要分,那再看吧。
  ….
  ….
  漢南洞承智園。
  陸景再次進入這間被視作三星圣地的私宅時,內心里遠沒有李怡馨所想象的那么忐忑。
  女兒總是崇拜父親的。李怡馨認為父親給陸景一個闡述想法的機會。但是,在陸景心里,他只是來談合作的。遠稱不上李健熙給他機會。
  以他的地位,就算李健熙是傳奇人物,他要見上一面并不困難。駐韓大使館有這個面子。
  和三星手機在中國市場廝殺激烈,并最終銷量超越三星手機的景華手機所有者有這個面子。
  李怡馨穿著暗紅色優雅夏奈爾冬裝。顯得修-長輕盈,饒有興趣的在一旁看著陸景和父親寒暄,然后進入正式的話題。她這幾天惡補了現代汽車目前近況的分析。實在好奇陸景怎么樣才能說服父親和他聯手合作。
  三星和景華的關系很糟糕。這是先天不足。陸景想要控制現代汽車,這和三星的目標是沖突的。三星不可能出資金什么好處都不要。這是后天不足。
  李怡馨一雙如葡萄般的黑眸期待而好奇的看著陸景。
  李健熙身側的金佑榮開口道:“陸先生。李會長十分鐘之后還有一個重要會議。請見諒。”
  壓力悄然而來。
  “我知道了,謝謝。”陸景點了點頭。然后淡然的喝著他不知道名字的茶。李健熙既然肯見他,當然知道他的來意。他在等李健熙開口。
  李健熙微怔,等了三分鐘,才低聲道:“我看大中華區的報告景華前段時間在熱炒景華成為全球第六大廠商。現在數據好像不是這樣的。”
  權威國際市場調研公司ic-insights,lg手機在2002年全年銷量比景華多出100萬臺。景華手機現在是全球第七的手機廠商。
  陸景笑了笑,從容的道:“李會長,我不是來三星的圣地談手機業務的。”
  這句話說的很張揚,直接拒絕了李健熙這個話題。因為他只有十分鐘。
  在談判的過程中,為什么會是先開口提出話題的人吃虧呢?因為對掌握了談話技巧的老狐貍而言,會始終微妙的引導著話題營造出先開口提出話題的人需要“幫助”的假象。
  當然,凡事有例外。
  陸景見李健熙沒有主動提起話題的意思,只是略微停頓了兩到三秒。就改變了他的策略,開門見山的道:“李會長對收購現代汽車公司有沒有興趣?”
  對付李健熙這樣閱盡滄桑的人物。像三國演義中那樣,進門先大笑三聲。然后說“我特為救你的性命而來”這樣的話大概是不起作用。陸景很干脆的說實話,說大白話。和修煉了一輩子的李健熙打機鋒,他不是沒那個本事,而是和華現在在三星面前沒有打機鋒的實力。
  李健熙點點頭,然后主動出擊,淡淡的道:“三星沒有與和華合作的基礎。”和華確定的消費電子戰略和三星的電子戰略是沖突的。三星與和華現在是競爭對手,將來還是。
  陸景道:“我就沒有想過靠一個方案就能贏得李會長的青睞,從而讓李會長答應與和華進行親密無間的合作。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的成員企業通過交叉控股控制著20%現代汽車公司的股份。我調查過,類似于大央公司這樣的企業還三家。控制著2.7%的現代汽車股份。仁川制鐵、現代資本等五家資產負債率高于60%的公司控制著12%的現代汽車股份。如果有資本在何時的時候同時發起對這幾家公司的收購,鄭夢久在現代汽車的控制權就會低于50%。”
  李怡馨不可思議的看著陸景。他的意思是打一場突然的“伏擊戰”,對現代汽車進行一次極限承載攻擊。
  仁川制鐵、現代資本的負債率高不是問題,因為現代汽車有錢還債。但是,如果在現代汽車資金鏈薄弱的時候同時有五家下屬的核心公司債務問題爆發,現代汽車的資金鏈就有可能出現短時間的崩潰,出現顧頭不顧尾的情況。
  李健熙沒說話,看向金佑榮。
  金佑榮道:“這個方案戰略企劃部早就考慮過,但是因為耗資巨大。風險不可控而被排除。同時發起收購,說的容易,操作起來很困難。一旦達成協議的各方心懷不軌,便是數十億美元的損失。”
  陸景笑了笑。朗聲道:“李會長的商業信譽值多少錢?”
  不同于歐美的企業,那些ceo換個人誰找得到責任人?仙人跳又不是沒有人玩?在東方的家族企業中,儒家文化源遠流長。一諾千金的商業信譽尤其重要。
  李健熙不可能是食言。因為三星就是李健熙。李健熙就是三星。
  陸景也不會食言。作為和華的核心人物,如果這次為了數十億美元坑了李健熙一回。將不會有人再敢相信和華。和華的前途當然不只是幾十億美元。
  李健熙眉頭微微一挑。
  陸景自信的道:“當亞太地區所有的資本都在等待鄭夢奎的行動而忽略了收購現代汽車的股權時,只要打破了鄭夢久的絕對控股權。那時候無論是三星還是和華暗中收購的現代汽車股權份量將會大增,其價值至少可以上浮至500%,不管是出售還是參與到收購現代汽車的棋局中都是極好的選擇。”
  陸景給丁靈說過,當前持有資金的意義比持有股權大,但是,打破了鄭夢久的絕對控股權,持有現代汽車的股權就比持有資金有意義。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打鄭夢久一個措手不及,形勢變化,讓沒有意義的股權變得有意義。無論是持有還是拋售,都有巨額的利益。讓那些還在等待的銀行、投行、基金只能眼紅。想要加入棋局只能是拿錢高價買。
  但是,要注意一點。收購那12%的現代汽車股權耗資不少,和華一家吃不下來,只有等三星答應聯手。陸景這個時候再去收購股權才有意義。
  因為,萬一沒和三星談妥,那陸景15億美元的投資可就和鄭夢先的資金遭遇一樣了。虧損近2億美元。
  2億美元陸景虧得起,要是虧損15億美元,那可就有點傷筋動骨了。
  李健熙神情木訥,決然的道:“我同意與和華聯手。”聲音鏗鏘有力,有殺伐之聲。
  李怡馨微張著她唇線迷人的柔軟紅唇,驚訝的抬起雪白的手腕看她心愛的愛彼手表,八分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