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999 尋找合作伙伴

漢城,夜晚。
  一場冬日的凍雨讓漢城的夜晚更加的冷。陸景和鄭夢先在漢城一處高檔住宅里和韓國國會議員李宰范秘密見過面后,坐上準時停在樓下的一輛普通的轎車中前往“龍湖”。
  漢城最有特色的酒店是漢城新羅酒店,最頂級的商務會所是費城俱樂部,最高檔的餐廳是紫紀元餐廳,最有權力的地方叫做青瓦臺。權貴聚集地最出名的是江南區。
  因而,最能體現整個漢城夜生活風韻的“龍湖”便位于江南區。
  金碧輝煌的龍湖11號包廂中,唐悅和鄭孟日已經等候多時,見陸景和鄭夢先面帶微笑的進來,都笑著從沙發上站起來打招呼。兩人身后正在按摩的兩名姿色一等的“漢城姬”都向后略退一步。
  鄭孟日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動問道,“五哥?”
  鄭夢先扶了扶眼鏡,輕輕的點點頭。
  他和陸景剛和李宰范見過面。事情都已經談好,他只需要配合讓他現在執掌的現代集團以3.78億美元與韓國政府達成和解協議就可以洗掉他被檢方指控的罪名。長久以來壓在他身上、心中的擔子終于去掉。
  鄭孟日大喜,臉上樂開了花,拍著大腿對身后標致的美女大叫道:“上酒,要最好的酒。哈哈!”五哥對他沒話說,真心待他這個不受鄭家待見的庶出弟弟。現在五哥身上的“枷鎖”被拿掉,他由衷的高興。
  他非常清楚他五哥的才能。只要韓國檢方那些雜碎不三天兩頭的去查現代峨山集團,他五哥十個茶杯五個蓋子一樣能玩得轉。當年現代集團負債累累不是一樣沒事。更何況現在還有陸景的支持。現代集團恢復往日的榮光指日可待。他叱咤漢城的日子也指日可待。
  見弟弟失態,鄭夢先有些歉然的對陸景笑道:“陸先生。孟日太興奮了。”
  其實,鄭夢先心里也很興奮。只是到了龍湖這里興奮勁兒過了不少。他協助父親執掌過當時資產150億美元的現代集團這點自制力還是有的。但是。當陸景提議來龍湖這等漢城聞名的銷金窟來慶祝一番的時候,一向不涉足這樣場合的他也沒有拒絕。
  他心里還是興奮啊。
  沒有人能在“心腹大患”被解決之后不興奮。他內心里對現代集團的困局看得很明顯,第一,是現代峨山集團的金剛山旅游每年要巨額虧損。第二,便是每當他想要好好經營做點事情的時候,韓國檢方就會搜查現代峨山集團,試圖尋找他涉嫌的政治獻金、行-賄的證據。久而久之,現代集團的人心就散了。
  現在他停掉了現代峨山集團的旅游業務,全心的經營現代商船。這家在亞洲航運領域都能排得上號的企業將是他復興現代集團的起點。而他心腹大患就在韓國檢方對他的調查陰魂不散。
  幸好。現在解決了。他有信心在人生的最后二三十年重新恢復父親昔日商業帝國的版圖。
  陸景笑了笑,道:“應該的。”
  鄭夢先是曾經呼嘯山林后來被關到了鐵籠里被拔了爪牙的老虎。現在他給老虎重裝上爪牙,又把鐵籠砸開了。他很期待曾經的王者接下來在漢城的表現。
  鄭夢先扶著眼鏡,會心的笑一笑。
  很快,兩名穿著青色旗袍的標致美人就拿著酒菜進來。四人一邊喝酒一邊閑聊。這次能幫鄭夢先洗脫罪名,功勞要算在這段時間泡在漢城的唐悅身上。
  鄭孟日看了看他和唐悅身邊添酒加菜的美女,臉上帶著男人都懂的笑容,試探的問道:“陸先生,五哥。再叫兩名漢城姬進來陪酒?”漢城姬是龍湖之所以被稱為體現整個漢城夜生活風韻的地方所在。
  琴棋書畫,政治經濟,跑車、葡萄酒、雪茄、奢侈品服裝、配飾這些上流社會的談資,這些精心培養的漢城姬都懂一點。不要求這些環肥燕瘦。或高貴優雅、或冷艷嫵媚,或清純性感的女子多么精通其中的一項,難得在都粗略的懂一點。在各式客人高談闊論的時候,嫣然巧笑的恰到好處捧上一兩句。吃飯、聚會的氛圍便起來了。每位漢城姬都是按照名媛的模板來培養,按摩、美食、沏茶、品酒都是拿手絕活。龍湖這里聚集了這么多名媛似的美人。想不出名都難。
  鄭夢先微笑著放下酒杯,看向陸景。陸景在,他自然要聽陸景的意見。
  “漢城姬?”陸景笑著問唐悅,“我聽過揚州瘦馬、大同婆姨、西湖船娘、泰山姑子,倒是沒聽過有漢城姬,這是個什么說法?”
  唐悅笑道:“讓鄭孟日給你介紹吧。他在這兒混得熟。我這也是第二次來。”
  鄭孟日起身給陸景添了酒,笑著解釋道:“陸先生,漢城姬都是龍湖調教出來一等一的美女,各種見識略有一些。以美人的才貌佐酒更添風味。我和唐悅身邊這兩位就是。”
  鄭孟日指了指身旁的兩個容貌嫵媚身材修長的旗袍女子。兩名女子剛才見陸景進來的樣子就知道這位青年是來歷非凡,齊齊的躬身施禮道:“陸先生,晚上好!”聲若黃鸝,漢語發音純正。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對鄭孟日道:“費了心思的地方。你安排吧。”他其實準備和鄭夢先談事情,閑雜人等回避最好。但這時也懶得掃鄭孟日的興致。
  他各種絕色美女見得多,對這樣速成班似培養出賣藝不賣身的名妓不怎么感冒。一個女人不經歷歲月和男人,很難有味道。
  鄭夢先看得出陸景的意愿,攔住鄭孟日,“我還是不太習慣。陸先生,我們就喝喝酒聊聊天。孟日,待會兒你們身邊這兩個女孩子也請出去。”
  鄭孟日心里正揣摩著陸景喜好的類型。龍湖這里要找一個像丁助理那樣皮膚白皙,身材火辣前凸后翹,偏偏氣質又清純又甜美的女人還真有點難。他心里真是有點佩服陸景挑女人的眼光。至于他五哥屬于悶騷型,喜歡豐腴成熟類型。這時,聽到鄭夢先這么說,當即看向陸景。
  陸景順水推舟的道:“行吧。那說說話。”
  等兩名嫵媚的漢城姬莫名其妙的被打發走之后,鄭夢先問道:“陸先生,你有什么辦法能讓鄭夢久喪失對現代汽車的控制權?”
  他相信陸景不會無緣無故的讓他損失近2億美元就為了拿到那2%的股份。
  唐悅和鄭孟日也都豎起耳朵。
  陸景輕輕的咂了一口人頭馬,道:“現在現代汽車公司就像是一只刺猬被一圈狼圍著觀看。誰也不會第一個下口。怕被刺的血淋淋。我們收購大央公司就是前例。但其實換一個角度看,我們也給其他的公司做了一個示范。鄭夢先父子實際上直接控制的只有37%的股份,剩下那20%都在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的企業交叉控股之下。不見得每家公司都像現代汽車那樣無懈可擊吧?難道就沒有負債經營的企業?”
  鄭夢先明白陸景的意思了,眼睛里有凌厲的光芒在閃耀。
  他這輩子最大的敵人,除了他自己,就是鄭夢久。要不是鄭夢久挑起現代集團的王子之亂,他繼承的將會是一個完整的,當時的韓國第一財團,集合現代汽車、現代重工這兩家優質資產的現代集團。如果能親手埋葬鄭夢久的事業,他不會猶豫。
  陸景隨意的搖搖酒杯,看著墻壁上的油畫作品《阿爾卡迪的牧人》,聲音有一點輕寒的說道:“現代汽車在大央公司沒有控股超過50%。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還有幾家公司也是如此。現代汽車祭出兩敗俱傷的辦法以為可以讓亞太的資本卻步。我看很困難。其實,真正致命的漏洞是在那些負債的下屬企業上。我不相信諾大一個亞洲沒有人看到這一點,只不過這些人都選擇了等待鄭夢奎發力搞垮現代汽車公司這條最為穩妥的路徑。前段時間有人把我比作黃易先生筆下的寇仲,其實我更欣賞古龍筆下的描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很少有企業是不負債經營的,只是負債率的高低而已。銀行也是負債經營。酒店行業的負債率高達200%早樣能運作。這兩天他看過丁靈分類的資料。現代起亞汽車集團旗下很有幾家公司負債率有點高。如果聯合多家實力雄厚的資本在一個合適的時間節點同時發難,現代汽車未必遮擋得住。
  現代汽車手里面不可能永遠都保持著充足的現金。
  鄭夢先理解陸景的意思,舉起酒杯,認真的道:“陸先生,我敬你。”
  …
  一頓酒喝到十點左右便散了。丁靈和李慕清在家里等著,陸景事情談完就告辭回臨江別墅。
  唐悅在漢城另有住處,坐車消失在夜幕中。駕駛座上是一名臉色冷峻的禿頭大漢。gi保安公司的規模正在逐步的擴大,和華重要人物身邊的安保措施已經被沒有問題。
  鄭孟日跟著鄭夢先坐到一輛香檳色的賓利車中。車內的燈光漸亮。“五哥,你覺得陸先生的辦法能成功?”
  鄭夢先弓著身子看著前方,笑了笑,“孟日,做生意,有風險。但是有時候需要一往無前的決心。陸先生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明天李健熙肯定會答應與和華聯手。”
  鄭孟日愣了愣,陸景和三星恩怨有點深吧!
  鄭夢先也不解釋,輕輕的拍了拍鄭孟日的肩膀。自古成大事者都是堅忍不拔之輩。有大毅力,大恒心。他們追隨陸景,不丟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