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98 請轉告李會長

漢城,江南區,城香溢紫別墅區。
  別墅區東南角最好的一棟別墅三樓觀景廳里,一名梳著貴婦發髻,穿著粉色和服的美麗女子在燈下看著書。窗外是一江琉璃的漢江,多姿多彩。
  毫無疑問,這是一位美女。她偶爾伸出白的如同牛奶般的纖纖素手拿起一只精美的骨瓷茶杯喝上一個清香四溢的碧螺春。柔順而高貴的名媛氣息便撲面而來。
  松阪士夫卻索然無味的看了看這個臉蛋精致到無可挑剔的未婚妻,轉頭看向漢江的景色。他寧可看漢江的景色也不看這秀色可餐的美女,哪怕是在深夜里相對而坐,曖-昧氛圍十足,并且這個美女還是他的未婚妻,他都不想不多看。
  因為,他知道他降服不了長井靜香。
  就算日后他和長井靜香結婚可以合法的在床上壓著她白皙宛如凝結牛奶般的身子干的她死去活來、暢快無比,但只要他的人生成就超越不了長井靜香,這種征服的樂趣就會大打折扣,甚至還不如他在漢城大學征服一個校花來得有成就感。
  這次三井財團在漢城的舉動是由長井靜香主導。可見在三井財團內部的一些老家伙眼中,他在三井物產的工作業績遠遠沒有負責銀行業務的長井靜香出色。
  很難說三井物產和三井住友銀行銀行誰在三井的體系里面更為重要一些。但是,銀行體系的業績肯定要快一點。資本運作的利潤肯定比實業利潤更高。他還得等待時機,相信不會太久。
  叮鈴的手機鈴聲打破夜色中的寂靜。長井靜香不緊不慢的喝了一口茶。等到鈴聲響到第八聲,看過松阪士夫一眼。她才接了電話。松阪士夫走神了。這讓她有些不滿。她可以鄙視松阪士夫,但是松阪士夫不能無視她的美麗。因為她在三井財團內部的繼承人競爭中領先于松阪士夫。
  電話是三菱東京ufj銀行在韓國分行的行長打來。他剛剛參加了紫紀元餐廳的經濟沙龍。
  長井靜香安靜的聽完。最后淡淡的說了一句,“我知道了。”說完,嘴角帶著笑。她剛知道羅映浩整了陸景一回。
  想著那個心機狡詐,最近還被冠以少帥名頭的男人,長井靜香嫵媚翹起嘴角,就像是獵手在等待著獵物跳進陷阱里。
  陸景一定不知道三井財團手里攥著現代汽車公司5%的股份。
  …
  周一下午,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不再將大央公司納入現代汽車、起亞汽車的供應鏈。
  當天晚上韓國廣播公司電視臺(kbs)的財經新聞節目中就分析稱負責生產汽車鑄件的大央公司在離開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體系之后資產將會大幅縮水,并且還有經營困難。僅僅持有現代汽車公司2%的股權對收購現代汽車沒有絲毫的作用。現代集團的董事長鄭夢先突然收購大央公司實在是一大敗筆。
  現代起亞汽車集團的這一反擊很快便引起各方資本人物的注意。鄭夢久的反擊十分凌厲。游刃有余。此前高調收購大央公司的鄭夢先算是吃了大虧了——幾天工夫虧損了近2億美元。
  現代起亞汽車集團借此機會十分強勢的提醒著想要撲上來要現代汽車公司的大小鯊魚們小心別崩掉了牙齒。不過,在鄭夢奎成為現代汽車公司的董事之前,鄭夢久想要打消各方資本力量收購的念頭是不可能的。
  亞太地區各方資本的代表人物們現在就希望鄭夢奎進入現代汽車之后可勁兒的折騰現代汽車公司。在沒有試過行不行之前,沒有人會放棄。
  當然,高遠基金的高俊遠在周一離開漢城還是一些人心里犯嘀咕,搞不得高遠基金是不是打退堂鼓了。
  漢城,三星的圣地,漢南洞承智園。
  剛剛吃過晚飯的李健熙在休息室里微微瞇著眼睛,還有十五分鐘他便需要開始會客。金佑榮和李怡馨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等待李健熙說話。
  李怡馨有些心疼的看著父親,她今天中午打電話給父親轉述了陸景的話。晚上吃過晚飯后便趕到這里來見父親。
  “有辦法打破烏龜殼?”李健熙難得的笑了笑,“很形象的比喻。佑榮,你覺得和華這位少帥的話有幾分可信度?”語氣里有幾分玩味。鄭夢久確實躲在烏龜殼下。
  金佑榮答道:“虛言欺詐而已。會長。陸景只是想要和你見面。”
  各家銀行、投行、基金多少金融人士在研究怎么收購現代汽車,可是至今為止還沒有人能拿的出有效的辦法。陸景能有辦法?他不過是欺負李怡馨不懂具體情況,本質目的大概還是想和會長見面。
  現在亞太的資本力量都是在做著前期的準備工作。尋找合作者,募集足夠的美元。等待鄭夢奎的“精彩”表現。
  李健熙又問李怡馨。“怡馨,你覺得呢?”
  李怡馨的笑容有些率真。還有些小女兒的嬌癡,“爸,如果你有時間的話,為什么不聽一聽陸景的虛言呢?”
  說過“除了老婆和孩子,其他一切都要改變”的李健熙在三星就是帝王。他的個子不高,但是在三星集團的公司里視察時,沒有可以俯視他。他的話在三星內部不容置疑,只許執行。但是這一切只是他留給外界的形象,在他鐘愛的小女兒面前,他時常會展露笑意。李健熙對自己的小女兒無疑是熟悉的,好奇的道:“怡馨,你怎么會幫陸景說話?”
  李怡馨靠在沙發上,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容,“昨晚在紫紀元餐廳陸景還罵了映浩哥。我回來后心里越想越不舒服。結果就想到他和他的助理在一個小時內一次又一次的面帶微笑主動和來紫紀元的賓客攀談。但是沒有一個人肯留下來和他長談。我突然覺得這幅畫面很心酸。他是一個勇敢的斗士,直面失敗。因此。我想補償他一次。”
  李健熙開懷的笑起來,他這個小女兒就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怡馨,你說了這么一個細節。我想不見陸景都不可能了。我倒是沒看出來他骨子里還有這份堅韌。”說著,沉吟了一下,對金佑榮道:“佑榮,安排我最近的行程和陸景見一面。我聽一聽他的想法。”
  金佑榮恭敬的點頭道:“好的,會長。”
  作為三星決策機構的核心人物之一,他不贊同會長浪費時間和陸景見面。三星和和華的下屬企業景華在中國的手機市場上廝殺的硝煙彌漫,這個時候兩家企業聯合起來收購現代汽車這不是一件笑話嗎?雖然內心里他未嘗也沒有想看看陸景究竟能提出一個什么樣的辦法來敲破現代汽車的烏龜殼。但是,他依舊成為見陸景是浪費時間。
  只是既然會長做出了決定,他也只得執行。
  …
  陸景接到李健熙同意和他見面的電話已經是三天后。他正忙著和他在紫紀元餐廳里約定再次詳談的各家投行、銀行、基金在漢城的負責人見面。
  如果陸景知道李怡馨是出于一種可憐他補償他的心理為他在李健熙面前說情只怕要氣得七竅生煙。胸大無腦不一定對。胸小的女人腦子也不見得好使。
  她那只眼睛看到他失敗了?一個小時,二十三次攀談,拿到五個愿意詳談的意向。其中不乏德意志銀行、aig、開悅資本這樣大名鼎鼎的資本。
  作為一個新人,21.7%的成功率,這應該不算失敗吧!
  陸景掛了金佑榮的電話,重新進入費城俱樂部的03號包廂。包廂里坐著一位胖胖的男子,四十歲許,眼神很有力。開悅資本的五名執行副總裁之一,符玉龍。符玉龍畢業于美國斯坦福大學商學院。在六年前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中,他負責開悅資本旗下的一只07號基金逆市增長300%,堪稱奇跡。也因此而登上了開悅資本的五名執行副總裁的位置。
  陸景剛才就在和符玉龍談合作的事宜。
  開悅資本作為亞洲最大風險投資基金,總資產規模達到15億美元。他們對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十分有興趣。但是目前還在考量合作伙伴。
  符玉龍微笑道:“我們現在都在期待鄭夢奎的沖勁能給現代汽車帶來一些變化。或許。過兩個月我能夠給陸先生一個肯定的答復。現在我仍然需要綜合各方的意見。”
  到了他和陸景這種身份的人,拒絕的話并不需要說的太委婉。把意思表達清楚就好。
  陸景笑著點點頭,站起來和符玉龍握手。“行。今天就到這兒。跟符總聊一聊,我受益匪淺。要是哪一天符總在開悅資本做的不開心。可以給我打電話。”
  符玉龍哈哈一笑,道:“一定。一定。”
  這是對他能力的肯定,他們做基金這一行的,最需要的就是口碑。有口碑有資金,有資金就有業績,有業績便有一切。
  陸景送走符玉龍后便給等在費城俱樂部里休閑的丁靈打電話。片刻后,丁靈輕盈的邁著步子進來,笑問道:“談的怎么樣?”
  陸景將丁靈抱在懷里,將下巴磕在她肩膀上,笑道:“沒談成。現在他們都在觀望。等待鄭夢奎敗家。小靈,野心果然能讓男人瘋狂。”
  丁靈舒服的靠在陸景懷里,輕笑道:“你不希望鄭夢奎的野心更大嗎?”
  “當然希望。他沒野心本分的當現代汽車的董事,那我們的難度可就增大太多。”陸景雙手握了握丁靈挺拔的酥胸,“我們準備一下明天上午去和李健熙見面了。晚上我們有什么安排?”
  隔著冬季厚厚的衣服并不能讓陸景感受到昨晚和李慕清一起差點將他膩死的豐滿**的迷人之處。但是卻勾起陸景“美好”的回憶。
  丁靈嬌羞的咬了咬嘴唇,道:“晚上你要安排鄭夢先和李宰范一起吃飯。”
  陸景遺憾的點點頭。鄭夢先身上枷鎖到底能不能被打破是該有一個結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