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第九章百味園

夜里漫天的星星燦爛,湖東路上的路燈早就打開,黃色的燈光將滿是梧桐樹的人行道照得朦朧而又充滿美感。出了百味園,微風吹得只穿了單衣的陸景有些冷,“等我一會,我去那邊小賣部打個電話。”
  王燦拉住陸家,得意的道:“靠,去什么小賣部?哥們給你看一新物件。”說著,他從褲兜里掏出一個咖啡色直板手機來,“怎么樣?不錯吧!用這個打。”
  “不錯嘛,提前進入小康社會了。”陸家笑著接過手機,走到梧桐樹下撥了一個號碼。
  湖東路上路燈的燈光被梧桐樹的枝葉遮住,陸景的臉在黑夜里晦澀不明。
  “表哥,怎么樣,查出是誰的車嗎?”于鋒的車牌,陸景只看了一遍就記住了。
  陸景口中的表哥是大舅的兒子,羅宏。現任京城市湖東區公安局副局長,分管治安方面的工作。
  “恩,小景,那車子的車主叫楊文廣,是永極夜總會老板楊永極的兒子。楊永極是定海這一片涉黑的人物,上面有人罩著的。你要是有事,不要逞能,要立刻給我打電話。”
  果然如此。陸景心里升起一股明悟。在于毅案查處后公布的資料顯示,于毅一共貪污100萬人民幣,其中有20萬是用于支付其子于鋒在永極夜總會三層地下賭場的負債。挪用公款500萬,追回300萬。
  永極夜總會的老板楊永極涉嫌聚眾賭博,敲詐勒索,不正當經營等罪名被公安部門通緝,一直沒有被抓捕歸案。
  永極夜總會被查封,其法人代表何艷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
  現在看來,于毅與楊永極的關系很密切,否則于鋒開著楊文廣的皇冠車怎么解釋。但是以他一個小小的處長肯定是罩不住永極夜總會的,應該還有幕后人物。
  “表哥,我有一個朋友說楊永極最近表現得不太正常,老是神神叨叨的,而且在準備現金。他怕是在準備跑路。”
  “跑路?小景,你朋友的消息可靠嗎?”羅宏在電話里的語氣有些興奮,他深信局里是有人和楊永極有牽扯的,使得幾次精心部署的行動都沒能抓到永極夜總會賭場的把柄,但正因為是這樣就越顯得不正常。
  如果楊永極準備跑路的話,一定是有些事要遮不住了,一旦牽扯到某些人,他的位置就可以向上走一走。
  陸景笑道:“呵呵,表哥,不管可靠不可靠,你這段時間找個人盯住楊永極唄。萬一是真的呢?”
  羅宏哈哈笑道:“要是真的,表哥請你吃大餐。”顯然陸景的話讓他心動了。雖然陸景表現得一向不靠譜,不懂事,但正如他說的,萬一是真的呢?
  陸景口中的朋友自然是子虛烏有,前世里面永極夜總會的后臺根本就沒有暴露出來。但以陸景的推測,湖東區公安局里面肯定有人照應。是以就順口和表哥提了一句。想必他現在肯定很有動力盯住楊永極。只要楊永極沒跑掉,在案子爆發后,表哥估計能升一步吧。
  “打完了?嘿嘿,聽說永極夜總會里美女不少啊,怎么今天想著去哪里?打算要釣個美女告別你的處男時代啊?”王燦接過手機,笑說道。
  “我是去那兒找人,辦正事。”陸景笑著搖頭,他們兩個說到底離真正的紈绔還有很遠的距離,真要認真說起來,也就是“瞎玩”而已。
  剛才在喝酒的時候,陸景腦子靈光一閃,記起了李政在交代的材料中提及,他曾在4月6日的晚上在永極夜總會消費了20萬塊。20萬塊的數目在當時也算得上一筆大的數目,而且李政想必是永極夜總會的熟客,是不可能被訛詐的,一晚上花掉二十萬,這里面怕是有些故事吧。
  必須在他被雙規前和他談談。
  王燦哈哈一笑,將手機揣進兜里,“泡妞也是正經事,陸景同志。”他看得出來陸景有心事。有些事陸景不說透,他不需要非得問個清楚明白,但如果有什么要他幫忙的,自然是沒二話。
  ….
  永極夜總會在定海這邊的名氣很大,一樓大廳是舞池和酒吧散座。二樓則是ktv包廂,據聞里面的服務員身體條件都很好,素質很高。三樓是豪華賭場,平常人都不知道,因為沒有熟客帶著走后門的樓梯,是進不去的。
  霓虹燈下的金子招牌閃閃發光,在夜色里極為醒目,震天響的音樂聲透過厚實的玻璃門傳到大街上,顯示著里面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一輛“捷豹”從王燦身邊開過,駛入幽深的地下停車場。
  “靠,這么多好車。”王燦看著門口處沿街的停車場感嘆道。光是這個沿街的停車場就停了不少好車,更不要說剛才那輛捷豹去的地下停車場。
  陸景與王燦走入永極夜總會內,喧鬧的聲音立刻充斥著他的耳膜。五光十色的燈光毫無規律的旋轉,光線曖昧。中央燈光昏暗的舞池里,不少男女正在胡亂的扭著。
  一名穿著草綠迷彩服的服務生過來恭敬的問道:“先生,幾位?”陸景眼睛掃視了一圈,嘴里淡淡的道:“兩位,在一樓給我找一個好位置。”
  “先生,這邊請。”服務生將陸景和王燦帶到了一個靠墻角的位置,這個地方地勢比其他位置要高一些,可以一眼看到大廳里所有的情況。
  陸景點了半打海威啤酒,付錢之后將服務生打發走了。
  “陸景,那個妞不錯。”盡管舞廳聲音很大,王燦還是興致勃勃的在陸景耳邊大吼,對看到的女人評頭論足。
  陸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搖著玻璃杯中的啤酒,慢慢喝著。他在找李政的身影。夜里的生活總是很晚才開始的,現在不過七點半,李政應該還沒來吧。
  舞廳里的歌曲換成了《你就像冬天的一把火》,一幫男女在舞池里面猶如群魔亂舞,不時有尖叫聲。里面衣著暴露的女子不在少數,看到那雪白的乳溝,扭動的腰肢,豐瑩的翹臀,不少人的男性荷爾蒙急速分泌,發生些揩油占便宜的事實在太正常了。
  “靠,你自己坐著,我下去玩。有事過來喊我。”王燦喝了一會酒,就不管陸景,去舞池中跳舞去了。
  陸景喝著啤酒,眼睛來回巡梭,從一個又一個的人影身上飄過。最后重點關注二樓包廂的走廊,以及夜總會的入口處。
  能不能遇到李政,陸景沒有把握。